强奸游戏

时间:2019-09-07 15:01:28

强奸游


我和往常一样,在公车站等着她来载我去雄女。

我们就是那样认识的:姑娘我本来就很贪睡,那天有点晚起不说,连7-11的纽奥良劲辣鸡腿三明治都不敢乱塞一通就冲到建军站了,可左等右等,肚子都在抗议怎幺还没进货,比中原标准时间稍微慢个两、三分钟的手表。

(这可是精心设计的,这样好死不死迟到了还可以跟教官撒娇几句『人家以为还没50分嘛~』)

都快40了,救命公交车就是还不出现!

「早知道会误点就干脆多睡一会儿,还可以细嚼慢咽地好好享用最重要的早餐……」

肠胃大人跟脑袋瓜子同声抱怨,公交车就是还不来,就像今天一样,然后,她就出现了!

「小学妹,妳今天不上课喔?」

「不上课我干嘛穿制服!」

我匆匆瞥了一下,头发短短的,胸部很扁,穿着亮眼的雪白衬衫,骑着一台和她清瘦身形颇不相符的哈雷;

很明显的,是个非常古典的帅t,就像ifthesewallscantalk2第二段里面那个帅到让人好没力的t一样,稀有品种哪!

但我并不后悔用了那幺冷酷无礼的态度回她。

第一,我不太相信她也是念雄女的,学姐应该没有穿便服骑重机又不必带书包的特权吧,除非她老早就毕业了。

第二,白痴都知道t愈帅心愈花,我是彻彻底底的「外貌协会」会长没错,长得太优的伴我才不要!!

对她坏一点,让她趁早死了心别来勾魂摄魄的好!

「40分了耶,啊妳不怕会迟到喔?」她依然不太死心的样子,嘴角含笑,语气和善。

「不怕啊!怕又怎样?!反正怕也是迟到不怕也是迟到,我干嘛怕!」
公交车再出现也没用了,迟到定了,索性跷第一节吧!

想到可以好好进食,心情就大好起来,我笑咪咪地向她挥挥手,打算漫步到中正路上的摩斯啃个热狗堡了~可是她却打乱了我的如意算盘!!

「要不,我载妳一程吧!保证妳不会迟到喔~」

「免了,我还想吃个早餐呢!掰掰~」

「早餐妳可以在路上吃,我载妳吧!」

她自作主张地拿走我的书包,在我为她的三八鸡婆错愕不已时,帮我戴好了安全帽又放了个热腾腾的柠檬鲑鱼堡到我手上,只差没把我抱上座车了……
「不好意思喔,只有快餐而已,委屈一下吧~」

然后,我就像taxi终极杀阵里面那个要丹尼尔救命的乘客一样(就差没有吐了),转瞬之间就到了校门口。

哈雷真是好样的稳,小小的米汉堡也粉强,让我饱饱的撑过了一个上午,还满面春风地傻想着,这就是幸福的味道吗?

她还说,放学后可以载我,她就在我们学校旁边那间摩斯工作,

「顺路嘛,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每天接送妳喔~」

真的是老早就毕业了,接驳专车跟摩斯早餐和极品帅t耶哪有这种好事啊!
不过这种好事还真的发生了,而且持续发生中,迄今也三个多月了……想着想着,她就出现了。

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乖乖的上车,乖乖的吃东西,然后乖乖的到学校。
一开始被她载还很紧张,一直观察周遭的状况,看她有没有乱骑把我载去卖,也一直很小心谨慎的和她保持距离,避免和她太亲热,绝对不能整个人趴在她背上-连贴近一点都不行,而让她有什幺「学妹虽小乳房俱全」的性幻想!

我永远记得所谓的帅t三大定律第一条:十个帅t九个花;第二条:十个帅t十一个色!

可是,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以前有时候上车上得太粗鲁会被她色瞇瞇地亏
「哟,今天是小白啊?很清纯、很好看捏~」、「啊!久违的小黄~好性感、好好看喔!」

「哇塞!!连黑色有蕾丝的都敢穿,啧啧啧……」

本来我也会强忍住害羞

(谁不知道帅t第三定律-凡t则不论帅与否均爱亏美眉看她们娇嗔的模样呢!才不给她占便宜……)

反击一句「怎样,啊妳是没有内裤喔?!」接着她就吐吐舌头,心有不甘地说「好嘛好嘛,一看还一看」,勉勉强强地拉出一小截不用想也知道是四角裤的东西来。

近来我却已经习惯想都不想就坐上车,想都不想就啃完早餐,然后想都不想的走进教室,再也不在乎她要怎幺色瞇瞇的亏我了,反正,她也只是看看而已,什事都不敢做……

然而,就在这样的习惯当中,就在这样的想都不想里面,她却做了!!!
我吃完了早餐,按照以往养成的生理时钟,想都不想的下了车,想都不想的走了几步,想都不想地举起手来随便敬个礼、随便嚷了句「教官好!」,然后又想都不想的继续走,她才一句「小学妹妳要走去哪啊?」把我打醒。

我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应该说是装潢更恰当吧,才真的惊觉大事不妙了!!
「这……这里是……」

「m-o-t-e-l啊!」不用她说我也看得出来!!

「妳载我来这种地方干嘛啊!?」

「呵呵呵……」!

「妳笑什幺?!」

「来『干』嘛?不用我明讲妳也知道吧!呵呵呵……」

「妳敢!我要去上学啦!!」

「哈哈哈,叫啊妳尽管叫啊,妳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妳的!」
她居然讲得出这幺老套的a片台词,若不是身处险境我还真的会笑出来。
「不要闹了啦妳!我警告妳喔!!我还没满十八岁,妳敢对我怎幺样的话,我告到妳家破人亡喔!!!」

她已经整个人贴在我的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那种魅惑的体温,还有房间里弥漫着的玫瑰精油催情香氛,差点使我喘不过气。

「小亲亲,妳不要告我嘛~我要让妳了解身为女人的乐趣捏~」又是a片烂词!

我实在很想大大狂笑几声破坏气氛,可是她却一边轻吻着我的颈项,一边不安份地把我的裙襬撩起……

「放手啦妳!!」

她很清楚我的性感带在哪,只要这样上下夹攻,不时在我耳旁呵气,再轻轻地压着我最脆弱也最敏感的私密禁地,我就会趋近丧失理智与抵抗力的境界,瘫软在她怀里了。

「呵呵呵,每天坐我的摩托车,在路上震来震去的,这里很有感觉后?」
她愈来愈用力,我差点就要崩溃呻吟了,她就冒出这幺一句煞极了风景的猥亵淫语!

这幺说来我还真该感谢她啰,讲那种不得体的话让我清醒过来挣脱她那迷乱人心的温柔乡。

「去死啦妳!!」

我转过身来正对着她,打算赏她几个火辣辣的伍佰块,却刚好被她欺了上来,狠狠地重新抱住,还狠狠地吻了我的唇。

我紧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她却相当明了我最受不得人家亲了;

那种温润的触感,体贴的距离,听得见心跳的狂野,尝得到呼吸的急促,我扎扎实实地感受到一个女人对我的漫天欲火了。

她却还不甘心,还要我彻底失守,用那刁钻的舌头攻入我的齿贝!

我明明紧咬着不肯松开,还是被她融化了;她的双唇充满魔力,她的灵舌探入我的嘴中,贪婪地舞动着每一条肌肉每一根神经,好像我会分泌什幺天香玉露似的,她要一再品茗反复汲取。

一失神,她就紧紧吮住我的舌头,让我浑身酥软不知所云了。

「叔叔看看妳今天穿什幺花样喔!」

她又讲那种低级到爆的话了!

好像不想让我被「强奸」的太容易?是啊,被强奸,不过却是很吊诡的,温柔的强奸我……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

听她说要看看,我赶紧夹紧双腿,两手也伸过去把裙子压好,免得再被侵犯。谁知道她要看的不是那里!

她解开了我的两颗纽扣我才反应过来脸色大变,两手急忙向上护住,她就转过身子坐在我上面,带着淫笑地说「啊哈~这下我们呈六九了!」谁知道她还是要看那里!

我怎幺推她都没有用,她占尽了地利,竟然可以好整以暇地慢慢掀开我的裙子,啧啧称道:「还是小白好啊~妳也知道我最爱看妳穿白色的嘛!真不赖、真不赖啊!」真是个十足的变态!

我真的感到一股比打了胜仗还要割地赔款更严重的奇耻大辱了!

我开始打她,很用力地打,她还在那边变态加倍n次方!

「看起来很棒,不知道闻起来怎幺样呢?」

我快气疯了,一直用力挣扎,双腿乱踢、扯她头发,她还是不动如山,疾如风又徐如林地朝我那里逼近……

「打我打得那幺用力,等一下就让妳知道我的厉害,哼!」

当她把脸孔完全凑到我内裤上时,我已哭了出来彻底放弃反抗,不在乎待会儿她要怎幺报复我了。

要野蛮的强奸就野蛮的强奸吧,用假阳具也可以,只是不要「好香喔!闻起来很棒,不知道尝起来怎幺样呢?」

这样羞辱我把我当玩物就行,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哎呀小学妹妳怎幺哭了?叔叔疼妳喔~」

她用鼻子轻轻一顶,像猫一样在我那边摩蹭,我却没有丝毫快感,只有浓厚的恨意……

「好啦小美女,不要生我的气嘛~叔叔给妳赔礼嘛!」

我在泪眼蒙眬中再度感受到她的亲吻,一开始还是很气,不过这次她采用了三点攻势,一边吻我一边逗弄我的胸部跟阴户,渐渐的,我臣服在她的爱抚下不再哭泣,反而低喘呻吟了起来。

她也不再白目的讲什幺「我要脱妳衣服看妳漂亮的奶奶了喔」、「胸罩也是纯白的耶,真是好看啊啧啧啧」、「叔叔要喝妳的大奶奶了喔」之类的话,让我完全沈浸在性爱的浪潮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还是用三点攻势,只是不再跟我嘴对嘴了,可能是想这样我才会叫得更大声吧想得美啊死色胚!

她的右手仍旧隔着内裤在我第三点上使力招呼,左手则衬下了内衣,轻轻地掐着我右边的乳头-左边则被她含在嘴里了!

一下子是用舌头舔舐一下子是用牙齿轻咬一下子又用双唇吸吮,最狠的是她还可以唇齿舌三位一体全方位运用舌头抵在上面舔个不停的又用嘴吻咬得恰到好处、慢慢吐纳进出,让我有点痛地享受着那种麻痒的快感;

彷佛我的乳晕是中指,她的嘴吧是阴道,我的指头正缓缓烧入她的下体,又由内而外扩散出那至高无上的煦煦愉悦…

「唔……不要……嗯……不要啦……」

「不要什幺?不要停吗?哈哈哈~妳的点点都立起来了我怎幺舍得停呢!」
她一定要提醒我她是超级大变态色伯不可吗!?

她一定要提醒我,她正在强奸我,非讲一些让人很难为情的话不可吗?!
我正要发作,却又不支倒地。

「差不多够湿了吧,我要去拜访妳的桃花源了喔!」

她还是三点攻势,两手不停地轻抚我的乳头,嘴巴则往下游移到我的阴部了当然,内裤早已在我恍惚时被除去,我只剩一丁点体毛可以遮蔽我的私处,可她靠得那幺近,阴毛再茂密也挡不下她灼热的视线、挡不住她唇舌的探索啊!
完蛋了我真的要被强奸了,我真的要被她温柔的强奸了…

她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阴蒂,强而有力的舌头开始在上面徘徊…

哦不!那不只是强而有力,它还滚烫不已!

刚刚不动如山又疾如风徐如林的,要把孙子兵法用尽来个侵略如火了吗?
我的双手开始乱抓,她的衣角也好、被单也行,她的头发、她的手臂、她的耳朵、她的领子都可以,我知道那样会弄痛她让她没办法好好疼我的可是我更没有办法我就是想抓、使劲地抓,随着她的舔舐我的骨盆也不时抬起,情不自抑地将我最最敏感最最脆弱的死穴向她送去,主动迎合她舌尖极力的一顶一抵,我放肆地高声呻吟了起来不再保守含蓄,她也开始专心致意,双手紧紧托住我的臀部,全力进攻我的下体……

「啊……嗯……不要再舔我那里了好不好?啊!不要,求求妳……」

「哼!早说过不会饶妳的!尝尝我的必杀技吧!」

她用嘴巴将我的阴唇吸起,就像接吻一样,舌头更加狂猛地乱捣我的阴蒂,我觉得体内的爱液都快要爆满了却无法决堤,她还像刚刚吮我胸部那样让我的『双唇』在她口中反复进出(只差没用牙齿而已),然后,最令我招架不住的舌吻出现了!

她拨开我的唇瓣,将舌头伸了进去;我不知道我的g点在哪里,我只知道被她侵略过的地带都好烫好麻好像我没有g点只有g区,她就用舌头在那边做着活塞运动,把我熨得死去活来……

事后回想起来还真怀疑,嘴巴张得那幺大那幺久,下巴都不会脱臼喔?
前看a片都觉得那女优哀得好离谱,怎幺能喘成那副德行的!

可我那时在她舌吻的淫威下,都不得不相信自己叫得绝不会输她们了……什幺阴道的前三分之一而已!

整个洞穴里里外外红花绿叶芳草菲菲一石一树一沙一露都是啊!

我只觉得有股极激烈的尿意,全身都颤个不停。

「嗯…人家快不行了,求、求求妳…不要再弄了好不好…不…不、不要…不要啊…呀~!!!」

我举得高高的臀部顿时失重,整个人挥发逸散和地球同步自转公转起来了,任由体内的洪流恣意奔腾;

久久,我还察觉我的阴道竟自行缩放,好像痉挛了还在不自主的因惯性而律动着。

我几乎听得到,那让人尴尬到不行的,噗滋噗滋声响……

「学妹~休息够了后?女人不是可以有很多次吗,我要给妳高潮+er了喔!」
「不、不要啦。」

「妳说不要就不要,那还叫强奸吗?!」

「我不要妳强奸我啦……」

「好好好,不强奸就不强奸,我们是两情相悦的做爱~」

「不要啦!!!」

她看准我刚退潮没什幺力气抵抗,轻而易举的就又舔了起来;

小妹妹啊妳还真不争气,刚刚人家料理了那幺久妳才被炒热起来,怎幺现在稍微川烫一下就熟了,害我又要嗯嗯啊啊的了!

还好她只是舔个意思一下而已,没要我的阴蒂跟乳头一样高耸挺立了才肯动用中指让我高潮+er……

舌头虽然灵巧有力,毕竟没有手指的……的什幺?

硬度吗哎呀我也不知道啦,长度也有差吧?……啊!

她进入我的里面,捺按着前三分之一轻轻地抖动,舌头就没办法那幺快,她还可以一边回旋一边进出;

不过那些都是不太实际的花招而已,到这种时刻,怎幺爱抚磨蹭抹压震动,都像是调情小前戏罢了。

不可能er的……她强逼我换了姿势,像狗一样趴跪着我都无力感觉受辱了,她也不再温柔,一边横冲直撞一边剧烈摇晃,让我开始有点er的幻觉,而且是er&er的,弄得我不再嗯嗯啊啊的,竟然开始用o了!

而且我还配合她的激昂抽送,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加大快感的幅度,天啊我怎幺这幺色啊!!

我被一股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晕眩紧紧攫住了,舌头给我的比较像是累进的隔水加热,手指却是暴涨的直冲式打火机,哦火焰枪还是喷射引擎什幺的才对吧……

不知不觉我们又恢复成传教士体位,换什幺姿势都没用了,我愈来愈不满足、愈来愈焦躁,我的阴道开始紧缩用力,好像单单一只中指实在太细太短了,没有被假阳具塞得满满的充实快感;

她好像懂了,开始加上食指,单纯、专一地进进出出-不过,说不定不是她很懂我的身体,而是我叫出来她才了的?

我承认我好色我承认我er&er了,愈来愈亢奋愈来愈舒服,脸上湿黏黏的不分是汗是泪,我觉得好饥渴好想要,终于忍不住问了同样湿淋淋的她「啊……妳可不可以……再……再快一点……」两只难免会卡住吧我这才懂了儒家一以贯之道家返璞归真的奥义,十日神话的焚风,烧不尽的莽林,太上老君炼丹造就的焰山,四式合一的风林山火,她又恢复成一只中指,兵贵神速地戳弄着我的小穴,她进我也进她退我照进,我的身体完全依附在她掌下和她一起剧烈摆动……
「嗯……我……我、我还要……还要……r!!!」

我已经感觉不到什幺往返进出,只有她变化到极限的如意金箍棒,上抵卅三天下至十八层地狱,寸寸都是直冲云霄的快感;定海神针一万三千五百斤,斤斤给我浪潮汹涌的乐趣啊!

听说,基督教的圣经里面有两个辞,「升天」跟「狂喜」,在原文里是同一个字眼。

难怪信耶稣的老是想要上天堂而且还鼓励大家一起上。难怪a片跟a书里,高潮到极致了都说是升天……

「怎样?我表现的还可以吧~」

「哼!」

「还不满喔,好好好,我们再来过……」

「才不要咧!!」

「太爽了后,不敢再来?」

「少臭美了妳!明明是因为妳做得很糟,我才不敢再要的……」

「讲这样?!是妳自己说每次爱爱都了无新意,吵着要玩角色扮演,要试试看被温柔的强奸,我才…」

「谁叫妳挑今天的啊!我还要上课耶!!」

「我也要上班啊。」

「那妳不会改天喔?还一边做一边讲,很难听耶,连『上面的嘴巴说不要,下面的嘴巴却湿成这样了』也敢讲?!讨打啊妳!老是要破坏情调!!!」
「拜托!是强奸耶~平常放假本来就会做,不挑妳上课的时候哪算强啊?
而且妳都不入戏,都不抵抗的,不讲一些a片变态强暴犯会说的话哪像啊?「

「哼,温柔的强奸不会,就会强辞夺理!」

「拜托妳别生气了好不好,今天校庆不去又不会死……」

「那妳工作怎幺办?」

「我舍命赔拉子啊,哎哟先斩后奏先跷再请嘛!店里人那幺多,少我一个也不会死~」

「妳喔!再不争气一点至少升个店长还是区经理什幺的,看我还跟不跟妳!」
「好啦好啦,我今天表现的还不错吧?……啊?出个声音嘛,我需要妳的肯定与支持啊……」

「衣服先脱下来先!」

「为、为什幺?!」

「光会说我湿,我看妳是不是也湿了!」

「不、不要啦!」

「不要,真的不要啊?真的不要我就不进去喔!」

「喂~妳不是说…嗯~啊…不要啦!!让、让我说完嘛…

妳、妳不是说…说……r……不不可以一边做一边讲的吗?唔……「

「呵呵呵,身体果然是最诚实的,妳要说『亲亲好哥哥,求求妳赶快进来,人家想要嘛~』不然我不给妳喔!」

我们又开始玩强奸游戏,只不过,这次被强的,是堂堂古典大帅极品t了~
【完】

[本帖最后由kionowatashi于编辑]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