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

时间:2019-09-07 15:01:33





(一)

我美云是很爱建德的,我相信建德也一样很爱我。我天真以为这恋情会直到永远的。可是我万万没想到钦雅的出现却让我永远失去我最爱的建德,她把他抢走了。我恨我当初为什幺瞎了眼般介绍大学朋友钦雅给建德认识。最后建德要和我分手,他给的理由是我不是真正的女人。

为此我曾经尝试去泰国做变性手术,可是手术成功回国后他还是一口拒绝了我。我没想到建德像着了魔般完全听从钦雅的话,我清楚知道这一定是那贱女人要我们分手的。她冷冷地抛下一句:「死人妖,要跟我争男人,你还早了几百年呢!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你还不配更我抢男人。」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所说的这句话。「死人妖」这个称呼已经深深刺痛我的心。我一定要报仇!

现在的我很愤怒。但是我也很伤心,为何建德不要选择我。我发誓我不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想那第三者报仇,我一定要亲手把她送进地狱十八层里以泄我的心头之恨。不过这也太便宜了她,我才不会这样傻去做这种蠢事。

忽然一个奇怪的报复计划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先通过整容手术把自己整得和钦雅一模一样,然后就像连续剧那样取代她而活。虽然只是替身,但是我很甘心这样做。这种付出是值得的,因为我真的很爱建德。在我的生命里绝对不能没有他的存在,不然我会痛苦的自我了断。

「如果有方法的话,我希望可以变成钦雅。即使是一天也好!我一定会对她展开报复的」这个想法慢慢在我的脑中形成。奇奇怪怪的念头不停地涌进我的脑袋里。

因此,我想我的精神开始出问题了。我知道我现在要做的是一段可以让我安心休息的假期,去日本爬富士山也是不错的主意。我可以顺便逃离他们,只有这样做的话,我的身心才有安宁的一天。

(二)

我在日本爬富士山的时候,以前和建德相处的快乐日子记忆影片不停地在浮现在我的脑子里。忽然一不小心,我踩到碎石头就接着滑倒下去。我的妈呀,我的计划泡汤了!我毫无疑问的知道后果是直接跌到山底下,然后就痛苦的死掉,我的一生真惨啊!

堕下的时候,我对这个残酷的世界毫不留恋了。接着我就不省人事了。我醒时我发觉我在某间古庙里。「不用担心,你会好起来的。」一个貌如天仙的女人在我的面前说一些我不懂得语言。接着我又再一次昏倒了。

数个星期后,我再一次醒来,还是在同样的古庙里,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是一位看起来很仁慈的老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对着我笑,一种给人感觉到毫无恶意的笑容。

「陈小姐,你终于醒来了。」老人接着说道:「我猜想你会在这几天内醒来。」
「我想知道我在这里昏迷了多久?」我有点不耐烦。

「已经超过三个星期了!」没想到老人很坦白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我的天啊!我竟然昏迷了三个星期。」我忍不主尖叫道。我尝试站起来,可是总是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站直,我的脚只要一站起来就会变得很疼痛。
「你的脚已受伤了。忘了告诉你,你现在在山顶!我的人看到你昏迷在山脚下的一个山谷里。她一个人背着你回来疗的。以现在的状况来看,你根本没有能力爬下这座高山,所以你解决你心中的问题以后再下山吧!不然我会见死不救,让你留在这里。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听到你一直喊叫建德和钦雅两人的名字。是他们将你退下山的?」老人以一种像极我的亲生父亲的语气来问我。

「他们不是将我推下山,是我不小心跌下来的。现在我感觉好很多了,谢谢。」
我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地答道。接着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一五一十告诉老人。

我不明白为什幺我说出来,可能我很尊敬和相信他吧!

「如果真的变成钦雅的话,会减轻你的痛楚吗?」老人耐心听完我的唠叨后就开口问我。

我很坚定的说道:「这个是当然的!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的方法。我相信这会抚平我心里的伤痛的最好的办法。」

「如果你真的要这样做的话,我们有方法实现你的要求,但我想这方法只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请您相信我,如果有方法让我成为钦雅的话,这不会带来任何好处,但这会给我机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建德」我诚恳地道,「如果你明白的话,请立刻给我一对拐杖让我好下山。老伯伯,我会感激不尽的。我现在要离开这里回去找她。」

「不,你需要一点时间来完全痊愈你的脚和你的心灵啊!唉,陈小姐,其实你的脚已被我涂上药物了。你的脚或许明天就会痊愈的。但在你伤愈离开这里前,我会给你一个实现愿望的药方。只要你要好好使用这药的话,就可以实现你的梦想,或者应该说是你的复仇才对。陈小姐,我没说错吧?」男人又说道,「这可能不是你要的结果。但我希望这是你真正的愿望,不然的话你会后悔难过的。好了,我要说的只有这些。」

「你意思是说我将会变成钦雅,她的身体,生活和建德都会是我的?」我兴奋地大叫起来。

「这是千真万确的。」他目无表情地说完后然后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放心的躺下睡着。想起刚才的谈话内容,如果根据他所说的,那我就可以在不久后变成钦雅。在这之前,首要的是要把自己的脚治好才回去找她报复。想到这里,我应该静静地躺着以让药物发挥效用。我也更着开怀笑起来,因为我脑中也联想到我将来的复仇大计。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我感觉到我的脚已经完全地痊愈了,我发觉到我可以再一次站起来了。于是,我就迫不及待走近挂在墙壁上的全身镜子,我要确定身上除了脚伤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伤口,尤其是我最要的面孔。但通过镜子的反映,我却感到十分惊奇。我不是因为脸伤到很严重而感到惊奇,而是我的脸已变得面目全非。

这绝对不是我的脸,现在我的脸变得貌若天仙,但又很像日本人的脸孔。这绝不可能的发生在我身上的。

「我的天啊!」通过这熟悉的尖叫声音,我已想起是之前救了我回来的女子,难道我变成她了?最没想到的是,老人很快地进房间并且第一时间用手盖着我的嘴使我发不能出半分声音。

「陈小姐,请你冷静一点!这是我想到可以完全治好你那双残废的脚的唯一方法。」

我像小孩无助般地怒叫:「我到底是谁啊?为什幺会变成这样的?这不是我原来的样子!」

「你已经变成你的护士,她放弃了她自己的身体来成全你的愿望。她已经结束了她自己的生命,她已和你的身体融合在一起了。」

「但是我要如何从这样高的山下去呢?」

「现在的你绝对有能力自己爬下山的,因为她经常是这样爬山去市集买日常用品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老人接着说道:「现在的你可以更容易接近建德的妻子身边。」

「他的妻子?」我一脸问号地问老人。

「他们在你的离开后的那段时间就已经注册结婚了。」

「惨了,我要用什幺身份来接近她呢?」

「最近的报纸有刊登了关于钦雅要聘请新家庭佣人的广告。」

「什幺?」我还是有些不明白。

「他们要的是一位年轻的女佣。」他耐心地对我解释。

「哦,我明白了。钦雅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给以前的我任何机会接近她身边的,除非我现在用这新的身份来成为她的女佣才可以成功接近她。」看着镜子,我面带笑容说道。

「陈小姐,你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必要的个人文件,并且也把药液放进你的背包里。这是你的护照。」他一边说着一边传递我一个旅行背包以及一本小小的黑色护照。护照里面有我的照片,名字是百合。

「我的名字是百合?」

「是的,这个名字在日本是很普通的。你应该要为你接下来的旅程作出适当的准备。我暂时出去一下。」说完后,老人就离开房间并且还把房门一并关上。
我脱下穿在身上的和服,百合她那巧小的裸体完全展现在我眼前。我忍不住擦了自己的黑暗乳头,百合的胸部立即跳动不停,接着一种被电触到的感觉流遍全身,好敏感的身体啊!

「我的乳头很敏感耶!我可以用这日本的东西。」我微笑的说着。我随后穿一双白色的棉花袜,一条深蓝色的长裤,一件浅黄色的衬衫,最后加上一双适合徒步旅行的长靴。当我才穿好衣服时,老人刚好回来,他的手中拿着卷轴。
「你要根据这卷轴的指示去提炼出这种药液,不然会有什幺反效果,我也不知道!明白吗?」

「我知道了」打开卷轴来看,我才知道这卷轴是用日文所写成的。很神奇的,我可以完全明白它的内容!

「为何我能够完全了解它。」

「因为你已经完完全全吸收了百合的所有知识。」

准备妥当过后,我以百合的身份开始爬下山。几小时后,我就成功坐飞机回到自己的家乡。到达后,我就在钦雅和建德家附近的公寓租用了一间房间。一安顿下来后,我就迫不及待就联络钦雅以聘请我作为她家的女佣。面试的时间是隔天的早上八点正。

「我很期待与你的重逢,邓钦雅!」当然啦,我用的是日语说的。接着就挂断电话。

「嘿嘿,我一定要尽快完全代替你的幸福人生。」我暗暗提醒自己后,就开始为明天的面试准备而忙碌。

(三)

隔天早晨九点钟,钦雅被敲门的声音吵醒。她看一看床前的闹钟后才知道她自己睡迟了,也记起早上的女佣面试!丈夫一大早就出门上班了。她随便拉一拉随时会露出胸部的睡衣就去开门。开门后,一个日本女人在门外站着。

「哈罗,邓小姐。我有打扰到你吗?」

「是的,我不小心睡过头了。你一定是洋子了?嗯,是美子?」

「是百合,小姐。」我更正她。

「对不起,请等一下。我需要换装。」

「没关系,邓小姐。」我假装说道。

钦雅她的心情好像还不错。她对我说:「你只须称呼我为钦雅就可以了。」
「是的,钦雅。」

说完后,钦雅就走进她和建德的卧室脱下她的睡衣。我悄悄地偷偷跟随她身后。透过房门的裂缝,我可以进一步看清楚有关她身体的一切。钦雅的身材比我想像中还要好很多。她的身体曲线很匀称。

她的胸部不但超夸张的巨大,而且乳头是暗粉红色的。她的蜜穴关得很紧,好像一点都不透气。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的话,实在令人难以置信,因为蜜穴用多了就会自然地变得松垮的。

当我看清楚她的身体后就蹑手蹑脚地回到客厅,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等钦雅回来。一个小时后,钦雅以一身女强人般的打扮出现。她的发型也梳得像某某女总裁一样,她的脸还有化上一层淡淡的妆。她伸长了她的手来轻轻摇着我的肩膀。
「你被雇用了!你的耐性比我想象中还要好。你会是一位好佣人。」钦雅回答我。

「那你就会是我的了!」我不小心以日语小声说出来。

「对不起,你在说什幺?」

「哦,那我们的语言,这只是一种小小的祝福而已。」我心虚地答她。
「ok,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

「当然可以,我住在xxx街的公寓。」我有所准备的答她。钦雅好像有一点迟疑,因为她一向很嫌恶住在品流复杂的xxx街人。

「你能搬进我们的空房来住吗?」钦雅果然会这样问我。

「当然可以,钦雅小姐!」

一个星期后,钦雅不知情就把我带进他们的家里。第一天在他们的家做完佣人的工作后,我直接回到我自己的睡房休息。接着就开始阅读卷轴,从中我知道我需要收集很多很多有关钦雅的标本,然后混合进老人所给的药液内。

现在,我已经在他们的家工作了整整有一个月的时间。那段时间里,我不断偷偷收集钦雅的基因标本。那卷轴指出当药液从深青色转变成透明时,就表示魔法药已大功告成了。现在那神奇的药液已接近是透明了。我现在独欠钦雅的睫毛而已。

这天,钦雅用薄纸妆卸下后就上床睡觉,我趁机进入她的浴室然后很迅速地把那张面纸从垃圾桶拾起来。果然,纸中有留下钦雅的睫毛。拿了睫毛后就立刻跑回自己的睡房。从床底下再拿出我收藏已久的那瓶药液。打开瓶盖后就把刚才好不容易收集得来的睫毛放入那小瓶子内,药液的颜色终于变成透明了!我微笑着,我的努力有成果了。

「药已准备好了!很快的,你的身体将会是我的。」我小心翼翼地把瓶子放进我的睡袍口袋里后就上床睡觉了。

隔天早晨我像平时一样把建德叫醒,以让他可以准时上班。我猜想钦雅正在睡着觉。当我蹑手蹑脚进入她的房间时,我的猜想果然是对的。钦雅像往常那样裸睡在一张薄薄的被子下面。我知道这个最好的黄金机会不要错过了。我要实行我筹备已久的复仇计划。因此我拔开药液瓶子的塞子后就立刻喝下它。药水的味道很苦,不过我还是忍受下去喝完它。接着我静悄悄地脱下我的睡衣,露出赤裸的身体。我的睡衣里面是完全没有戴内衣内裤的。

我的身体开始莫名其妙的流出汗水??很神奇的,我的身体好像渐渐地变成水一样柔软。我知道是躺上去的时候了,钦雅的头就在我的肚子位置上。我躺上去后就开始摸擦她。

这时钦雅刚好睡醒。「百合,你正在做什幺?」钦雅开始不停的尖叫,因为她感觉到它的皮肤正在燃烧着。

「钦雅,你没猜到我的身份吗?你果然是笨蛋一个!其实我不是百合,我是美云。是你偷走我的建德,难道你忘了吗?我就你说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妖啊!」
我讲话的时候,口音开始渐渐走音变调,然后和钦雅一样的声音就慢慢地从我的嘴里说出来。

「美云,你在对我做什幺?」钦雅的在声音几乎快要消失不见了。因为赤裸的关系,我笑着观看我和钦雅的蜜穴融合成一起。通过床上面的镜子的反映中,我已经确定我拥有和钦雅她百分百一样的蜜穴了。

「我正在慢慢变成你,建德将会是我的丈夫。」我现在的声音完全是钦雅的翻版一样。随即,钦雅的声音开始沙哑了然后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因为她的喉咙已完全和我合并在一起了。接着钦雅的染成金黄色的卷发也跟着融入我的身体,我的黑色头发也渐渐地变得更长,颜色也变成像钦雅一样的金黄色。

最后,我眼睛只能看到一道很刺眼的红光,头就跟着莫明其妙地开始晕眩起来了。我被逼要闭上我的双眼来抗拒这种现象。很快的,这种奇怪的现象就消失,回复原状了。

当我再次打开双眼时,我发觉我的头是向下地躺在钦雅的床上。我慢慢地从床上爬起来,这时我可以轻易感觉到胸部的份量好像变得更重了。当我往我的下体望下去时,我看到一对特大号的高耸玉兔和两点粉红色的乳晕出现在我眼前。
我忍不住的用手大大力地抚摸我的新胸部,感觉真的一级棒,好爽呀!
「钦雅?」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已完全变成钦雅柔滑的小手,听到自己的声音也是钦雅独有的。我的右手慢慢地向下移到我双腿之间的女人秘穴,然后伸入我的魔爪进去黑色森林探险。我开始情不自禁地自摸起来。我不经意间我望到天花板上的镜子,并且可以想象到我好像在观看钦雅一个人在地上自慰,这种感觉很奇怪。通过雅柔的双手,我第一次以雅柔的身体得到性高潮。

我舒服地躺在地上休息一会儿,我顺便可以把钦雅的裸体看得清清楚楚。钦雅的魔鬼身材果然比百合的躯体更有吸引男人的本钱。

「哈哈哈……钦雅,我现在就是你了!我将会永远取代你而活。我将会拥有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身体还有你的丈夫建德!」我以钦雅一模一样的声音说出我心里所下的决定。

在建德回家之前,我想我需要清洗一下身体,顺便了解她。然后我理所当然的拿了钦雅以前的洗澡用具和衣服就走进我的新浴室。我倒入昂贵的高级沭浴粉在浴盆的水里,然后就慢慢踏入浴盆内躺下来。我泡一个小时多后,才开始以肥皂仔细洗刷我现在这副自认完美无缺的身体。

洗刷是在一小时之后才结束,因为我在浴盆内不停对这副新身体自慰很多次。
疲惫的我才依依不舍地从浴室走出来。我很开心的穿起钦雅以前经常穿的名贵衣服,我也尝试化了和她差不多一样的妆,化的还满像的。

三小时之后,建德回到家了。他看见他的「妻子」躺在长椅上。由于她正穿着一条超短的短裙,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女人的秘处。建德开玩笑地问:「你到底在等着什幺东西?」说完就立刻跳上她的长椅,接着开始不停地亲吻我的嘴唇。
我也很熟练地把建德裤里蠢蠢欲动的肉棒拿出来,我先用舌头在肉棒外面舔了几下就开始为他口交了。建德不可置信高傲的钦雅会这幺做。

以前她是很讨厌口交,因为她认为他的肉棒很肮脏的。建德终于忍不住在我的嘴中射精了,他更没想到「钦雅」会贪心地把所有的精液都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我跨在建德的身上,剧烈地摇动着我自认是上帝杰作的身躯,胸前的一对巨大的玉兔正在被卓德的双手紧紧握玩着。我很快就发现了我自己是有多的激烈兴奋,尤其是当建德疯狂地吸取我那早已竖立的乳头的时候。一阵疯狂过后,我们就躺在长椅上谈情说爱直到建德累得睡着,我也去浴室洗去身上的汗水。

当我洗白白回来后,对着累得早已睡着在床上的建德再一次微笑。然后我就自然地躺进他那强壮的双臂入眠,我现在清楚知道这是我的期待,等待我的未来将会是幸福美满的生活。

我梦到百合在对着我微笑,她还说:「美云,你现在开心吗?当你有需要我的帮忙时候,你只须在心里想着我。而我就会立刻出现来帮助你。记住噢!」我在睡梦中发出微笑,我在另一个世界中拥有了一位真心的好朋友。

【全文完】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