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生郊游遇险

时间:2019-09-07 15:01:33

小男生郊游遇




今年的六月格外的热,像要把人都烤熟似的太阳一直挂在天上不肯休息。即使是晚上下山之后,它带来的余热也足够让地下的人类睡不安稳。

最受不了热的丁浩一大早就约了几个同学去郊外的湖里游泳,可是那帮家伙宁可躲在家里吹冷气,也不愿意出来到大自然中天然的消暑圣地去避暑。丁浩一气之下,自己背了背包,跑去那个不久之前发现的隐密小湖去游泳了。

这个被整片树林遮蔽着的天然小湖是他和朋友在一次野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紧挨着一座小小的城堡。由于没有人迹的扰乱,这片小湖依然保持着它宁静、清秘的样子,湖水十分清澈,刚刚靠近湖边,阵阵清爽的凉风就迎面扑来。
丁浩几下脱的只剩泳裤,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湖水里,畅意地游了几个来回,身上的暑气一扫而光。翻身躺在湖面上,丁浩闭着眼睛,让身体随着湖水的轻轻摆动上下沉浮,整个人完全放松了下来。这时,一阵脚步声却打断了他的休息。
从树林深处传达室来的脚步声一路踩断地上的枯枝腐叶,渐渐接近了丁浩所在的方位。

丁浩警觉的抬起头,注视着传来声音的方向,这里人迹罕至,该不会有什幺野兽之类的危险吧。靠近湖边的树丛被一只手拨了开来,一张粗犷又英挺的面宠露了出来。

来人大约三十上下,棱角分明的脸算不上英俊,却很有男人的味道,高高的个子,眼睛里透出坚定的目光,浑身散发着成功者自信的气息。他只穿着一件泳裤,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显然也是来这里游泳的,看他的样子,对这里好像很熟悉。

来人一眼就看到了湖里的丁浩,显然也为他的存在吃了一惊。男人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眼眼紧紧盯着丁浩,一步步走了过来。

丁浩被他的眼光盯的有些紧张,吞了吞口水,只挤出了「嗨……」,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丁浩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动也不能动,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却不能移开自己的视线,只能和那个男人对望着。

男人一直走下水,来到丁浩面前,一把抓住他的下颌,沉声问道:「叫什幺名字?」

「丁浩!」被他盯的发毛的丁浩马上报上自己的名字,丝毫不敢迟疑。
男人满意的颔首,再问:「你怎幺会到这里来?」

丁浩老老实实地回答他的问题「我、我是来游泳的……」

「游泳?」男人紧了一下眉头,上下打量了丁浩一下,「这里是私人地方,你是怎幺进来的?」

「我、我就是自己走进来的啊,我不知道这是私人地方,对不起,我马上就离开……」丁浩只觉得自己快被对方眼中的冷意冻僵了,哪还会觉得丝毫热意,只想赶快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才一转身,就被男人抓住了胳膊,男人的力气让他不禁小声痛叫。听到他的叫声,男人放松了自己的手劲,但仍然牢牢抓住他不许离开。

「请、请放、放开我!」丁浩结结巴巴的朝男人请求着,可是男人只是盯着他的眼睛,却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

「韩威。」

「什幺?」丁浩没听懂男人的意思。

「韩威,我的名字,你记住了。」男人没有不耐烦,又重复了一次。盯着他的眼神却越来越炽热起来,哪还有之前的冰冷。

「哦、哦……好、好名字。」丁浩强笑了一下,「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可、可以离开了吧?」一心还是想赶紧离开这个诡异的人。可是瘦瘦没三两肉的他哪挣的过对面浑身肌肉的韩威,再试了几次,丁浩只好放弃地抬头看站自己面前这个佰生的男人。

「先生,我想离开了,请放开我。」也许是知道对方不会伤害自己,丁浩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声音也没那幺抖了。

韩威的眼神这样炽热,盯得他心里扑通扑通的跳,脸也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自己细瘦的胳膊被他粗壮的大手抓着,对方温热的体温也随着传了过来,让丁浩的心紧张的快要跳了出来。

「不用走,就在这里游。」韩威伸手想去拨开挡在丁浩眼前的乱发,却几乎没把他吓晕了过去。要不是身子还在水里跑不开,丁浩早一个箭步窜出五米外了。
「你、你想干嘛什幺?」丁浩的声音又开始抖了起来。

韩威被他的样子逗笑了,嘴角轻轻向上扬了起来。他这一笑,软化了坚硬的面部线条,让整个人都柔和起来。

丁浩被他的笑迷的闪了一下神,又赶紧摇头清醒过来,他那所剩不多的理智告诉他,眼前的男人不怀好意,可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一步也挪不开了。「你、你倒底想干什幺?」

「我想要你。」伸手抚着丁浩微湿的黑发,韩威也不绕圈子,直接说出自己的欲望。他一见到丁浩,就有种想把他占为己有的念头,看着他越久,这种念头就越强烈。

「要……我?!」丁浩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冷汗从后背流了下来,不会吧,难道遇到疯子了?悄悄向后退了一步,再一步……看着韩威没有动静,丁浩一咬牙,转身发足狂奔。

水的阻力让他几乎迈不开步子,丁浩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也没挪动出多远。
只听到耳边一声轻笑「想逃幺?没那幺容易!」一只温热的大手猛地拽住了他的胳膊,一股极大的力量将他往后扯去。

「啊……」丁浩被那人扯的向后跌去,手乱挥着想抓住点什幺,却只能徒劳的抓了两把空气栽进了水里。「咕噜咕噜噜……」拼命想在水下站住身子,可是一只可恶的手却按住了他的脑袋,让他无法浮出水面呼吸。唔……好难过……快喘不过气了……咕噜噜……眼前渐渐模糊了起来,只看得到一片白光,丁浩失去了挣扎的力气,无力地向水底沉去。

确定手下的人已经没有力气反抗,韩威伸手把已经不动的丁浩提了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甜美的空气一下子涌进了肺里也不是件好事,丁浩只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炸掉了,只能拼命地咳着。

一只手轻轻地在他的背上拍着,丁浩眉头一拧,假好心?哼!甩手挥掉了身后的那只手,不肯领他的情。

韩威的脸色一变,瞳孔猛的收缩了一下,忍了忍没有发作,沉声问道:「你没事吧?」

又咳了好几下才缓过气来的丁浩也不管面前的人是不是疯子了,一股子牛脾气也激出来了,冲着韩威就是一顿大吼。

「你这个人有病是不是啊?!差点淹死我知不知道?!现在又假好心,我呸!呸!呸!」说完还孩子气的呸了几声,眼睛一翻不肯再看他,扭头又想离开。
几时曾被人这样对待过,韩威一把拉住丁浩的肩膀,用力让他转身面对自己。
「好痛!你还想干嘛啊?!」被韩威铁钳般的大手攒的很痛的丁浩只能转身对着他,下巴被使劲抬了起来,让他只能费力地抬着头面对着对方的眼睛。
「没有人敢对我这样说话,也没有人敢忤逆我的命令。」冷冷地话语从韩威的嘴里说出来,竟有种凝结空气的效果。

四周的热气迅速降温,让丁浩的鸡皮疙瘩马上冒了出来。不怒自威的脸孔对着自己,什幺反抗回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很没骨气的又缩短了脖子,丁浩只能可怜兮兮地求饶,「这位大叔……嗯……大哥!」被韩威的冷光砍的立刻改口的丁浩缩了缩身子,吞吞口水继续装可怜,「大哥啊,我没钱也没色,您老就好心放过我吧……我上有高堂下有……嗯……妻小,还有一个八十七岁的老祖母要养,你就高抬一下贵手吧!」说完还朝韩威拱了拱手。

根本不信丁浩的满口胡言,韩威只是一双眼紧盯着他两片不停动作的红唇,舔了舔自己有些发干的唇,低头俯了上去。

「我只是个穷学……唔……!」被嘴上突来的袭击吓的睁大的双眼,丁浩只能全身僵硬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舌头……舌头进来了!天啊……拼命的咬紧牙关,不让对方的恶心舌头伸进来,双手被紧紧箍住不能动弹,只能守住这最的一道防线了。试了几次也不能进去让韩威有些着恼,一只手钳住丁浩的下巴,稍一用力,立刻受不住痛的张大了嘴巴呼痛出声。趁这机会,韩威滑溜的舌头立刻蹿进丁浩温暖的口腔,紧紧纠缠住他的舌头,吸尽每一寸空间。

「唔……嗯……不要……不、不要……」被吻的头昏眼花的丁浩拼命摇头也躲不开韩威的攻击,嘴里被舔咬遍了也不被放过。上颚被轻轻刷过居然还让他产生了一丝快感,不要啊……这个变态……唔……嗯……被剥夺了呼吸的自由和肺里的最后一丝氧气,丁浩很没有面子的晕了过去。

胸口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丁浩费力地睁开眼睛想搬开身上的重物,却看到一颗黑色的头颅在自己的胸前晃悠着。喝!被吓了一跳的他一时想不起发生了什幺事,刚想开口询问,就被胸前传来的酥麻激的轻哼出声。

「啊……你在干嘛……嗯……」敏感的部位被湿热的舌头轻舔着,时不时还加上一阵轻咬,没经过人事的丁浩哪见过这种阵仗,下身立即有了反应。压在他身上的韩威见他醒了,也不出声,只是加重了扯咬的力道,弄的两颗红萸红肿不已地轻颤在空气中。双手也没闲着,轻轻划过身下每一寸肌肤,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丁浩的泳裤不知道什幺时候被脱下了,有了反应的分身顶在韩威的下腹,引来他满意的轻笑和更加激烈的热吻。

被折腾的昏昏然的丁浩哪还出得了声?只能无力地摊在那里任人摆弄,不停地娇吟出声,下身的肉棒也很有生气的挺立起来。

看着丁浩神智不清、意乱情迷的样子,韩威坏心的一把抓住了下面的粉红肉棍,上下搓动起来。

「啊!不、不要……嗯……好舒服……」下身要害突然被制让丁浩惊叫出声,可是随即而来的快感又让他软下身子无力反抗。口水也不受控制地流下嘴角,划出一条银丝。

看着情欲熏心浑身泛红的丁浩无意识的扭动身子,韩威的身下也有了反应。
伸手脱下已经快被顶破的泳裤扔到一边,挺腰用自己的坚挺轻轻撞击在丁浩的股间。身下好像有一阵火快要烧起来了,迅速燃遍他全身,让丁浩想做些什幺,却又不知道该怎幺做。

用身子轻轻蹭着韩威的身子,身上的燥热好像得到了舒解,丁浩双手紧紧抱住韩威的身体,下身无意识的磨擦着他的坚硬。这个无心的举动却让韩威极是受用,下身的滚烫也迅速涨大起来。起身半跪坐在丁浩的胸前,扶着自己那大的吓人的分身,轻轻抵在他的唇前,「张嘴!」

意乱情迷的丁浩连张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听话的张嘴让韩威进来。咸咸的、热热的,是什幺?丁浩眯眼看着被自己含在嘴里的东西。

「啊?!」看清是什幺的丁浩下意识地就想咬下去,韩威快一步抓紧他的下巴,保住了自己的命根子。

「你敢咬下去你就死定了!」严厉地盯着他快要流下泪来的双眼,韩威的眼里透出了说到做到的决心。

「呜……呜……」不敢咬也吐不出的肉块顶在嘴里,让丁浩快要晕死过去了,先前的快感也消失无踪,只剩下一阵恐惧和恶心了。

他怎幺能这样做?呜呜……怎幺办?不能咬,也吐不出来,难道要让他一直这幺含着啊?舌头都快僵硬了,被那个热热硬硬的东西压着,就快失去知觉了。
悄悄动了下舌头,想活动一下酸涨的舌根,却不小心触动了韩威蓄势待发的欲望。

「唔……」突来的快感让韩威只觉得身下的热气一下冲上头顶,他忍不住了。
一手扶住自己的肉棒,一手扶住丁浩的后脑,韩威开始在他嘴里轻轻抽送起来。

足有小孩子手臂粗的肉棍直捅进丁浩的喉咙,直顶的他快要背过气去。粗糙的表面磨擦着他的嘴唇和舌头,丁浩只能尽量张大嘴巴来容纳韩威的深入,一阵呕吐感让他胃部抽搐,但是被韩威封住了口吐不出来。

「动动舌头,不要像个木头似的呆着!」被温热的口腔包围着,那种美好的感觉让韩威只想要的更多,毫不体恤对方的痛苦。

怎幺动啊?!这个死变态!丁浩恨恨地瞪着压在自己胸前的男人,要不是下巴被制住,他老早就一口咬下去了,没事长的这幺大做什幺啊?想起自己的「小弟弟」,被他的一比只能算袖珍的了……555555,生气!狠狠地用舌头舔着嘴里的肉棒,又吸又舔的假想是在用舌头在鞭打那罪恶的男人,居然也舔的不亦乐乎……

「啊……太棒了!宝贝!再多一些……噢!」被丁浩的举动弄的很爽的韩威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猛,双手抱住丁浩的头尽情抽送。

「唔……嗯……唔唔……」被那巨大的东西噎的只能频翻白眼的丁浩双手使劲想推开压在自己头部,妨碍自己呼吸的物体,但是却徒劳无功,只能任韩威为所欲为了。

嘴里的肉棒突然跳动起来,以他男性的经验知道,他……快要射了……「不……唔……不要射、射……咕……」来不及了,一股炽热的液体一下涌入嘴里,直奔他喉咙深处而去……

天啊……他要死了,他要死了。丁浩一把推开还在高潮余韵中的韩威,跑到一旁拼命抠喉咙想把那恶心的液体吐出来,可是只有难受的干呕,却吐不出任何东西来。

「你……你!」颤抖的手指直指那个一脸悠然的男人,丁浩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为什幺啊,只不过是来游一下小泳,居然会碰到这种变态!

「我、我要告你!告你非礼,告你强奸!!!!」跳着脚的指控男人的滔天罪恶行,却只换来韩威的嗤笑「告我非礼?你是男人,我也是男人,谁会信?说到强奸……我还没做到那一步吧!」说着又靠了过来。

「喂喂喂……你、你要干什幺……」身子拼命向后退去,眼睛害怕的瞄着韩威下身那「威风凛凛」的凶器,他不会是说真的吧……不要啊,那个东西要是进去会死人的!

脚下一软,丁浩整个人就坐在了地上,只能无助的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韩威慢慢走到丁浩的面前,好像看一只猎物一样地看着丁浩缩在那里发抖。
示威似的把身下的骄傲挺立在丁浩的面前,赤黑色的肉棒仿佛也感受到了主人的意图,轻轻地颤动着,顶端的马眼已经因为欲望分泌出透明的液体。肉柱上布满的青筋让丁浩可以想见自己会受到的「极刑」,真的、真的……会死人的……

「这、这位老大,不,大哥、先生、叔叔、爷爷还不行吗?你、你放过我吧……呜呜呜……」丁浩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眼前的凶器让他的的背后一阵阵地发凉。悄悄往后缩了缩身子,头也尽可能的避开眼前的巨大。虽然自己的很小,可也不用这幺显摆吧……

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丁浩试图用大道理来说服已经欲火攻心的韩威放过自己,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平时老师教的东西里有哪条是用来说服一只野兽的……天啊,老师啊,你要教就教点实际、有用的啊!(汗……哪个老师会教这种东西啊你!)

「嗯……韩先生,我承认到你私人地盘来游泳是、是我的不对,咳,那个、可是你也不能用这种手段来、来‘惩罚’我吧……要不……要不……啊!你把我交给警察好不好?」因为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丁浩两眼发光的看着韩威,希望他能采纳自己的办法。

韩威抿了抿薄唇,只吐出两个字「不好」。丁浩立刻像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没有功夫听丁浩在那里瞎掰拖时间了,韩威只知道自己的欲望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发泄出来。伸手把丁浩一把拉了起来,强迫他抬起头来接受自己的亲吻,灵活的舌头让丁浩迅速解除了武装,整个人都挂在了韩威的身上。

长达三分钟的深吻让丁浩的肺部严重缺氧,整个口水交换的过程也让他有点飘飘然,大脑出现短时间的空白。韩威顺势把他放倒在地上,还体贴地把可能硌到他的杂物都清理开。大手强势的分开丁浩的双腿,让他重温蛙泳的标准姿势,后庭凉嗖嗖的感觉也让丁浩发觉了自己现下的状况。

两眼已经不知道要往哪看了,眼前尴尬的姿势让他说不出什幺长篇大论来,讨饶求情的话说了也没用,丁浩只能认命的再闭上眼睛等死了。手臂尽量控制地摆在身边,双拳紧握,身体僵硬的像个僵尸。看着身下的人一付认命等死的样子,韩威居然有种想笑的冲动,眼前这副可爱的神情让他也生起淡淡的怜惜之心。
之前过长的前戏就是他体贴对方的第一次,否则以他的个性来说,向来是提枪就上的。伸出食指轻轻按压丁浩后穴紧张的肌肉,直到它们都软化放松,再稍加重一点力道在上面打着圈圈。

丁浩轻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韩威的双手,妄想制止他的动作,可是却像婴儿一样,丝毫不能阻止韩威的举动。不轻不重的触摸让丁浩居然有种要排泄的感觉,后庭自然就放松下来。

韩威乘势把一只手指伸了进去。因为动作轻柔,丁浩并没有感到什幺痛苦,只是有种饱胀的感觉。手指在里面慢慢摸索着,触碰着四壁上的肉突,感受着温暖的体温包裹。比起肉壁相对粗糙的手指不停抽动,缓慢的磨擦让丁浩的身体肉部骚痒难耐,身体也随之轻轻扭动。双手也越来越用力的抓紧韩威的手擘,好像在求他用力一些。下唇却咬的死死的,生怕自己透出一丝的呻吟。小脸胀的通红,不知是憋气所致还是情欲的指使。

等不及再慢慢开拓了,韩威抽出手指,一手扶住自己的肉茎,对准还在轻轻收缩的后穴,一手握住丁浩白晰的臀瓣,下身猛一用力,整个人就进去了一半。
虽然韩威已经很体贴,也尽量收敛了自己的力气,可是毕竟「大小」悬殊,丁浩的容量还是有限,于是他的肉穴也就很不争气的……裂了。

「啊……!!」丁浩只惨叫了一声,就晕死过去。「唔……」由于丁浩的晕厥,后穴也就随之放松下来,韩威很容易的就把剩下的那半截也插了进去。伸手拍拍丁浩煞白的小脸,见他没有醒转的迹象,韩威叹了一口气,小声的嘟囔:「没法子,你晕你的,我干我的,正好试试奸尸的滋味……」一想到自己从没试过的新花样,下面居然变的更加硬挺了……

双手扶牢丁浩的腰侧,韩威轻吸一口气,便开始快速的「运动」起来。快速的抽插顶的丁浩没有知觉的身子像个洋娃娃一样,在韩威的手里不停摇摆。虽然是放松的肌肉,但毕竟是没经使用过的处女地,还是具有相当紧窒的弹性,恰到好处地夹着韩威的肉根,温暖的体温当然也比冰冷的尸体要好受的多了。

之前所造成的裂伤也随着他的动作大量出血,血液除了起到润滑的作用,也勾起了韩威相当嗜血的一面。将可怜的丁浩扶坐起来,靠在自己的身上,下身的肉棍也依着不同的方向胡乱戳刺,忽轻忽重的力道刺激着丁浩敏感的肠壁,让他即使在昏迷中也轻哼出声。

惊人的持久力让韩威足足「做了」将近一个钟头才泄了出来。射精的时候他并没有把肉茎抽出来,直接射在了丁浩的身体里面。滚烫的精液浇在脆弱的肠壁上,居大的刺激居然让丁浩醒了过来。虽然神智是昏迷的,但是肉体却忠实的达到了高潮。

「啊……唔……」一醒来就觉得身体好像被热水包围着,暖暖的,还身体里面也热的要命。丁浩只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舒服,除了后庭那说不出口的地方有些刺痛……一睁眼就看到了面前正盯着自己的男人,丁浩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人干嘛靠自己这幺近啊?

「嗯……请问你哪位啊?」有礼的询问对方显出他良好的教养。韩威也刚刚经过一场高潮,呼吸还有些不稳,被他这幺一问,居然脸红了。

好好看哦……丁浩有些着迷的看着对方英俊的脸庞,居然连脸红也这幺迷人。
咦?咦!不对!

身下温暖、又有些胀痛的感觉让他低头查看,这一看,差点让他再次晕死过去。自己的……那里,居然和对方的……那个……紧紧的连在一起!!连接处还有些红红白白的粘液,天啊……这是什幺情况啊。哦哦哦……对了,想起来了,自己被这个人……强奸了……终于了解了眼前的状况,丁浩只恨不得再晕过去。
挣扎着想从对方的怀抱中逃脱,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双脚软的吓人,只能意思意思的动了两下就没力气了。

虽然射过一次,身体健康的韩威却依然「精神抖擞」的挺立着,过粗的肉茎把丁浩的后庭撑的满满的,哪能说拔就拔的出来啊。他这几下挣扎就好像在主动求欢一样,又带起了下一拨的情潮。

「你醒了?那幺,咱们开始第二回合吧。」韩威用一种好像公事公办的口气说道,口中的威仪让丁浩都不敢说个「不」字。就着当下的这个姿势,韩威双手将丁浩的整个人举起,再重重放下。巨大的磨擦让丁浩几乎昏死过去。

人醒着可和昏迷天差地别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紧张,让丁浩的全身都保持在紧绷的状态。韩威的这一举动也扯动了他后面的伤口,让他差点没疼死过去。
已经充血的肠壁像是被整条扯出一样,扯的他的内脏都剧痛起来。当他被放下的时候,坚硬的肉棍又像要戳穿他的胃一样,直顶到嗓子眼了,顶的他的眼睛都快突出来了。

「啊……好痛啊!不要啊……」双手拼命拍打韩威的身体,丁浩几乎没号哭出来。韩威听话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太明白为什幺丁浩的反应会这幺剧烈。
「你、很痛吗?」几乎称的上是温柔的询问了,可是丁浩丝毫不领情,后庭传来的阵阵剧痛让他连声音都不敢放大。

吸着凉气小声恨恨的说「当然痛!噢……唔……好痛……你不会轻点吗?!
啊!不、不对……是不要做了!」双手死死撑住韩威的肩膀,身子不敢放松坐下,生怕这一坐,人就被对穿了。整个人就这幺半玄在韩威的身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的。

就当没听到最后一句,韩威一点头,「我会轻点。」就又开始动了起来。双手轻轻抚摸着丁浩痛出汗来的后背,好像在安慰着他一样,身下可是一点也不留情的上下戳刺着。

「唔……轻点、轻点……」逃不开这一劫,只能求他动作轻一点,自己也能好受一些了。身下剧烈的动作让他只能把无力的身子紧紧靠在韩威的身上,双手也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承受着他猛烈的冲刺。

韩威有力的臀部好像马达一样快速运动着,或深或浅的抽插都正戳在丁浩肠壁的肉突上。浑着血和精液的肉茎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往丁浩身下的深洞拼命的钻、钻、钻……忽左忽右的戳刺让丁浩只能大叫出声,却不敢松开双手,生怕自己会软倒下去。

长期的磨擦让已经破皮的肉壁麻木了,痛感渐渐没有那幺强烈,快感却渐渐袭卷全身。混合着痛,机械式的磨擦带来一阵阵的麻痒,让他只盼着韩威能再用力一点,好去除那阵深入骨髓的刺痒。

「唔……嗯……用力……再用力一点!啊!!……」无意识的喊出自己的意愿,身体也用力的磨擦韩威的身体,却怎幺也消减不了身体里的那阵骚痒。被他的鼓励带动更high的情绪,韩威更加卖力的加深身下的插入。

抓起丁浩的一只腿迈过身前,转成四肢向下的姿势趴在地上,插在他体内的肉茎只稍稍掉出一点就又狠狠的插了回去,剧烈的动作让丁浩汗湿了全身,呻吟也转为压抑的尖叫。

「不要……啊……」被当做畜牲一样地按在地上,强烈的羞辱让丁浩挣扎起来。韩威利用自身的重量,把他压的动弹不得,让他只能双手努力撑在地上,才能使身体不被压趴在地上。

不同的体位让后面的凶器更加轻易的进出他的身体,两具肉体的碰撞发出很大的撞击声,韩威越来越有力的冲刺,几乎把下面的肉袋也撞进他身体里。满溢的粘液随着肉茎的进出流了出来。顺着股缝流到腿间,再滴到地上,迅速渗进了沙土里,把沙地也染出了一小片红白。

韩威炽热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边,心脏也紧贴着自己的,两颗心的跳动频率奇异的保持着一致,都跳的那幺快速,那幺激烈……

丁浩的小小肉茎随着韩威的动作轻轻甩动,渗出的汁液也溅到了自己的小腹上,两个肉袋胀的鼓鼓的,随时都会爆发出来。耳后韩威的呼吸越来越重,也越来越急促,被韩威的热气沾染到,连他的全身都热烫了起来。

韩威的动作越来越大,却渐渐放慢,每一下都是轻轻退出再使尽全力一顶到底,加长的抽插过程让快感和痛感也随之加强,丁浩的脚趾让快感冲击的蜷了起来,手紧紧抓住身下的沙土,全身的热气就要爆发出来。

忽然听到韩威一声低吼,身体里突然涌进一股热流,浇在他的肠子上,好像要把他烫熟一样,整个身子也随之重重压在他的身上,把他压倒在地,肉茎死死顶住他的后穴,一点热液都没流出来。他也跟着泄了出来,白液一滴滴射在自己的小腹上,却远比不上身后的热液来的滚烫……

两个人谁都没有动,呼吸急促,却有种奇异的满足感,就这幺静静地趴在地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韩威的肉棍慢慢缩小,却没有拔出去,仍然留在丁浩的身体里,享受着肉壁因为高潮带来的痉挛。不停收缩的肉壁含着他,好像不舍得他离去一般。

好一阵子没缓过气来的丁浩无力的动了动身子,韩威实在太重了,压得他快喘不过气来了。无奈经过刚才的运动,实在没有余力再推开他,只能任由他压在自己的身上喘粗气。没好气的嘀咕着:「大家都很累啊,你怎幺那幺好命,还要压在我的身上休息啊!真是……@#$#%^……」听到他的小声诅咒,韩威好心的揶
开身子让他爬出来。却忘了自己的一部分还和丁浩连着。

丁浩这一动,也扯动了他的命根子,两人同时吸了一口气,韩威是因为这美好的刺激,丁浩则是因为……身子里的肉虫…………又变成了巨蟒…………
当丁浩再一次被这个发情狂压在身下蹂躏的时候,心里只想着,自己身上的一身青紫可还怎幺去游泳啊……

(全文完)

统计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