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梦一日游 —— 日本女子高中

时间:2019-09-07 15:01:35

好梦一日游——日本女子高


字数:14613
排版:hhggbf01
转自:一死愿一

今天我扮演的是一个学校的老师。我走进教室,教室里的十二个女生集体起立。十二个女生穿着统一的白色衬衫、黑色的短裙,每个人都穿着黑色或者白色的长桶袜。她们漂亮的脸蛋儿上带着一些青涩,也带着一些羞涩。

「老师,我们可以坐下了吗?」一个女生问到。

「哦」,我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有点看得入神了。」

女生们听见我的话之后都笑了。第一堂课是语文课,女生们拿出课程要使用的课本,《秀色文选》,我点了几个学生的名字,让她们挑一篇自己喜欢的秀色文章朗读,必须选择使用第一人称女性视角的文章。一个学生站起来,她害羞得满脸通红,不过还是开口读了起来。

「我从五年前就再也没穿过衣服,我的爸爸、叔叔、哥哥、弟弟都把我当作泄欲的工具。今天他们还要把我杀掉吃了……」

「……三条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小穴、肛门里激烈地抽插着,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爱肉棒,没有肉棒我就活不下去,我心甘情愿被这些肉棒的主人吃掉……」

他们在念这些文章的时候,我也没有闲着。我的手隔着衬衫揉搓着正在念出淫秽词语的女生的胸部,我把手伸到裙子下麵,隔着内裤抚摸她的小穴,她的小穴在我抚摸之前就已经是湿湿的了。在我的抚摸之下,她们的声音和语气也变得淫荡起来。因为时间有限,我只让两个学生念了两篇短文。

下一节课是让女生练习如何给男生口交。我脱掉鞋,脱掉裤子,把我的阴茎量给学生们看,顿时传来一片尖叫。

我问她们,「你们以前看过男人的阴茎吗?」

绝大部分学生都在摇头,有的说只在杂志里看到过。既然没有看到过,自然也没有口交的经验了。我先坐下,把一个女生叫到面前,让她跪下。

「大家把书翻到第一页,先看这张图片。左边的是没有勃起的阴茎,右边的是已经勃起的……」

我给学生讲解了几句,我就没有耐心了。我让她们先自己看书上的文字,自己则抓起面前这个女生的头,把阴茎塞进她的嘴里。这个女生笨得要命,一点都不懂口交。我索性自己捏住她的头,把她的头使劲按到自己的垮下,抽插她的喉咙。三分钟以后,我拔出阴茎,叫下一个学生给我服务。第二个学生在我面前跪下,我让她做书上讲解的舔龟头的动作,做的时候我会给学生讲解要点。三分钟以后我又叫过来第三个学生,让她把阴茎含进嘴里,用舌头绕着阴茎的杆部舔。
接着是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我让每个学生以不同的方式给我口交,口交时我都会指出她们不足的地方。我让八个学生给我口交过之后,我让剩下的四个学生一起上。我躺在讲台上,差开两条腿,两个学生背对着我,从我的左右一起用舌头舔我的阴茎,我还可以伸手玩弄她们的小穴。还有两个学生,一个舔我的肛门,一个亲我的阴囊,我让她们这样服侍我了十多分钟,我才射出来,我的精液一点都没有浪费,全部射在她们的头上了。

我穿好裤子,在上下一节课之前,我对学生们说,「我们学校是一所严格的学校,我们要求所有的女生都是处女。虽然我们不会在你们入学时去挨个检查,但是入学之后,老师有检查你们身体的责任。」

说罢,我让女生们都脱掉裙子和内裤,坐在各自的课桌上,分开双腿、扒开自己的阴唇,等待我来检查。女生们第一次把自己重要的部分给别的男人看,一个个都羞红了脸,不过我只看她们的小穴,不看她们的脸。我是第一次集中观看这幺多的处女膜,女生们各式各样得出女模让我大开眼界,我在看的时候,忍不住还会上手摸上几下,或者乾脆趴上去舔上几口。女生们又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被男人舔的经历,不过今天她们还会经历许多人生中的第一次。

检查一遍之后,我对大家说,「很好,大部分的女生都好好地守住了自己的贞洁,这很好,不过有人让我失望了。」

我用手指着一个头发有点自来卷的女生问到,「我为什幺没看到你的处女膜呢?」

那个女生有点惊慌,她说,「对不起,老师。我在开学当天,我的哥哥把我灌醉了,我被他强奸了。我发誓,我是被迫的,而且我只做过这幺一次。」
我很生气,「不要狡辩!没有守住贞洁就是女人的错,你要认认真真认错才行。」

那个女生低下头,「对不起,老师。是我错了,我愿意接受惩罚。」

我点点头,微笑这说,「这样做才对嘛,不过你要罚站。」

我让她脱光衣服,再把衣服叠好,因为不管女生在什幺情况下,都要培养自己认真的态度,包括受罚的时候。我捏住她的乳头,使劲地拽起来,用一根粗铁丝从乳头根部的一侧插进去,从一侧插出来,最后用钳子把铁丝拧成一个圆环。
另一侧的胸部也是这样处理的,阴部也穿上两个环,不过是穿在阴唇上。学生们提过来四个小水桶,两个大水桶,水桶里面都盛满了水。那个受罚的女生取过来一个两端带钩子的绳子,把绳子绕过小水桶的提梁,把绳子两端的钩子都勾在自己乳头上的环上,小水桶挂在她的乳头上,把她丰满的乳房拽长了不少。虽然她的乳头流了不少的血,不过似乎乳头没有掉下来的危险。另一侧的乳房也挂上了水桶,同样是她自己挂上的。她慢慢蹲下,把另外两个小水桶挂在阴唇的环上,然后她试着慢慢站起来,但是阴唇被拉扯的痛楚让她停下了。

我问她疼吗?她点点头,我告诉她,这是一项惩罚,如果不疼的话就不算是惩罚了。在我的鼓励下,她最后还是站了起来,下身悬挂的水桶把她阴唇上用来穿环的孔洞撕得更大了。我试了试,那个孔可以塞进一只铅笔,不过塞的时候她会大叫。我让她弯下腰,双手提着两个大水桶,再让她站在墙边,在她的脖子两侧个钉上一根粗粗的钉子,用绳子在她的脖子上绕了一圈,然后两头拴在墙上的钉子上,现在她就只能站着了。我用绳子把她右侧胸部的小水桶、右侧阴唇上的小水桶、右手提着的大水桶拴在一起,左侧也如法炮制。我告诉她,她一旦撒手,大水桶就会一口气儿,把她的阴唇上的环、乳房上的环都扯下来。之后我们就把她一个人留在教室的墙上,我们要去上音乐课了。

我们来到音乐教室,教室的后面有一些桌椅,黑板旁边摆着一架钢琴,墙角的玻璃做的柜子里有几件乐器。

我问,「今天我想请一位同学来为大家演奏一手乐曲,哪位同学愿意演奏?」
我看见学生中有一位显得很文静的女生举了手,我让她过来,站在教室中央。
她问到,「老师,您想让我演奏那首曲子?」

我笑着说,「就选一手你喜欢的吧。」

她又问,「那,我用哪件乐器?」她似乎在对大家炫耀,炫耀自己会教室里的所有的乐器。

我想说,「那就用三角铃吧」,但是看到她漂亮的脸蛋儿,我又不忍心戏弄她。

我说,「选你喜欢的乐器。快点,大家都等着呢。」

她笑了笑,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小提琴的琴盒,从里面拿出一把小提琴。她站在教室中央,把琴稳稳地举在自己的肩上。我敢觉到四周的气氛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我看了一眼周围,每个学生都屏住呼吸,脸上满是期待的表情。刚刚我在惩罚那个学生的时候,她们明明还都被我吓到了呢,为什幺会有这幺大的变化呢?
当琴声响起,我就被这声音惊呆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相信这是一个中学生能达到的水准。我年轻的时候很喜欢摆弄乐器的,上大学之后就迷上了古典音乐,我自认为我还算是行家。在听她演奏的时候,我似乎能够看到她每天练习小提琴的样子,因为没有常年累月的练习是达不到这样的水准的。同时我也知道,没有天分,即使常年练习,也不会有这样的水准。我的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既有天赋,又肯付出努力的孩子。她的同学一定是听过她拉琴,才会出现那幺期待的表情的。伴随着她的琴声,二十分钟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一曲结束之后,她笑着问我,「老师,您觉得怎幺样?」

我本来想称讚她一番,然后再让她为我演奏一曲。不过因为剧情的需要,我说,「不好,应该说太差劲了。」

听了我说的话,她一脸失望,我又接着说,「让我们听到这幺糟糕的曲子,你也要接受惩罚。」

她先是把琴放回盒子,认真地管好柜子。再像上一个学生一样,她脱光了衣服,整齐地叠好。我让她趴在三张拼在一起的课桌上,然后把手伸进她的嘴里,蘸湿自己的手指。我用手指抚摸她的肛门,抚摸一阵之后,又把手指往她的嘴里塞。她知道我刚才用这根手指摸了她的肛门,她不肯张嘴。我从旁边叫过来一个长头发的女生,让她舔我的手指,但是她也不愿意舔我刚刚摸过肛门的手指。我很很瞪了那个长头发的女生一眼,她才张嘴。这次我用沾满口水的手指插进了小提琴少女的肛门,然后用手揉搓她肛门周围的肌肉,让那里放松,放松到我的阴茎可以插入的程度。我轻轻地把阴茎插进她的肛门,然后从她背后紧紧抱住她,温柔地抽插。她小声叫着,虽然是因为觉得舒服才叫的,但她的声音不像我以前做爱的对象那样放荡,反而让人觉得十分可爱。我在她的肠子里射过一次之后,我让她舔我的阴茎。起初我以为她不会舔,结果她同意了。她让我做在课桌上,她跪下来,用两只手抚摸我的阴茎,然后舔我的龟头。她把阴茎含进去,前后晃动头部,晃动几下之后,它还会猛地把阴茎吞到嗓子里。我突然想起来,这是那节口交课上,第一个给我口交的学生。当时她还什幺都不会,而现在她可以完美地做出教材里讲解的口交方法,我是钦佩她的学习能力。我本来是想让她添乾净我的阴茎,结果我又在她的嘴里射了一次。

我还是坐在桌子上,我抱住她,让她用腿缠住我的腰。我和她亲吻了一阵之后,我的嘴离开她的嘴,我亲吻她的下巴、脖子、锁骨,再往下亲,亲到她的乳房,最后亲吻她的乳头,再用另一只手揉搓她的另一只乳房。我们两个一起往后仰,因为我做在三张拼在一起的桌子上,我可以放心地仰卧在桌子上。之后就变成她四脚着地,趴在我身上。我扶住她的腰,让她继续往前爬,这样我可以亲到她的肚皮、小腹,最后是她的阴部。我把那里舔湿了,让她平躺在桌子上,再把阴茎插进她的小穴。我敢觉到我的阴茎弄破了什幺,然后就直沖进紧窄的处女小穴中,她的阴道紧得要命,但是抽插一阵之后,就舒服多了。

我抓起她的手,问到,「刚才你就是用这几根手指拉的小提琴吗?」

她点点头。我接着说,「作为惩罚,我要要把你的手指头都拧断。」

他又点点头。我左手抓住她的手掌,右手把她的小指往手背的方向掰。掰到我掰不动的时候,我慢慢使劲。她小声地喊着疼,她全身颤抖,就连她的小穴也在颤抖。我继续用劲儿,而她则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忍住疼痛。我决定尽早结束她的痛苦、尽快把她玩坏。我双手猛地一使劲,她的小指立刻断掉了,同时她的阴道也猛然收缩了一下,那一下收缩真是让人舒服。紧接着我继续掰断她其它的手指,她还是继续忍住疼痛、不喊不叫,但是她阴道接连不断地收缩,那舒服得感觉,反而让我叫了出来。

我继续抽插她的阴道,我趴在她的身上,对着她的耳朵,小声说,「你刚才拉的琴真是棒极了,我真想再听一遍,真希望能在音乐厅里听你演奏。但是因为剧情需要,我只能说不好听。对不起了。」

她也在我耳边小声说着,「没关系,只要您喜欢就好,您能告诉我您喜欢我拉的曲子,我已经很满足了。谢谢。」

我加快抽插的速度,然后用两只手掐住她的脖子,我使劲地掐着,掐到她不能呼吸,同时,她的小穴也紧紧掐住我的肉棒。我的手似乎感觉到她的生命在不断流失,我的肉棒也敢觉到她给我的快感在不断增强。虽然我觉得,让这样聪明、勤奋、漂亮、可爱、才貌双全的女孩子死掉很可惜,但是佔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再把她们用各种方法毁掉,这正是我们这种男人的嗜好。而且能奸杀这样好的女孩的机会也是不多。再说,这幺好的女孩子,如果我不杀死她,说不定也会被哪里的有钱人买走、杀掉,还不如让我杀掉的好。我看到她的手变得软弱无力,而她的小穴却越来越紧实。我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她的阴道里,双手继续掐住她的脖子,我坚持这个姿势过了一阵之后,我松开手。她的头无力地歪向一旁,鼻子中已经没有了气息。我不知道,我射精的时候她是不是还活着,我不知道。我又找来一张桌子,垫在她的腿的下麵.我把她的双腿并拢,双手摆放在她的两侧,折断了的手指也捋成正常的样子,把她的头摆正,合上她的嘴。这个姿势让她的尸体有了一点点的尊严,虽然她还是赤身裸体的,但至少比双腿大开、阴户肛门向外流着精液、舌头吐在外面的样子更有尊严。

时间快到中午了,学生们都聚到家政教室。其中有一个学生,她脚上穿着拖鞋,身上裹着毛巾,头发还是湿的。这个女学生在音乐课的后半段就跑去洗澡了,因为她要提前准备好自己的身体,作为今天烹饪课要做熟的菜。今天的课程很简单,我把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烤熟,其他的学生在旁边看着就可以了。教室里有两块肉案;一块是用来把人肢解的,是一块平整的木制肉案,另一块是用来给人开堂的,是一块满是孔洞的铁板。铁板孔洞的下麵是一个收集血液的託盘,人的血液从孔洞里流进託盘,再流进託盘下麵的一个带着刻度的水桶。这个已经把自己洗乾净的学生躺在用来开堂的肉案上,她的手不停地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她似乎感觉这样做可以减轻疼痛。我用刀尖刺进她横隔膜靠下的位置,疼痛让她使劲地踢了一下肉案,双手不顾一切地护住自己的肚子。我命令她不要动,她只好强忍着疼痛,让我继续。我继续把刀子往下划,一直划到她的小腹,之间她的腿还是不停地踢着肉案,但是她动作德福度很小,不影响我的工作。

我让她侧身躺下,把手伸进她的肚子,把里面所有的内脏都拽了出来。中间她几次想用手护住自己的肚子,不过她把手伸过去几次,中间他又都把手收回来了。现在她的肚皮前面堆着一堆内脏,我又让她肚皮朝下趴在肉案上,用胳膊和膝盖撑住自己的身体。像小狗一样趴在肉案上的她,肚皮外面挂着好多花花绿绿的内脏,这样可以方便我从下麵把刀伸进她的腹腔之中。我熟练地割断连接腹腔和内脏的韧带,割断她的尿道、子宫、大肠、小肠,把她肚子里的内脏全部清理出来,扔到垃圾箱中,把她的阴道在她的肚子里打上一个结。我看了一下肉案下麵用来手机血的水桶,大概已经有1。5升左右的血了,如果她继续失血的话,可能会在烤熟之前死掉。我让她坐在肉案上,把水管伸进她的腹腔,把腹腔稍微清洗了一下,最后再用毛巾擦乾水迹。但是那些不断渗出的血液,我就没法管了。
我把她按倒,在她的腹腔里刷上一些酱料、填满果料,在果料上盖上几片菜叶,这个菜叶很有用。我把她的肚子缝上,用一个酱料泵把酱料从她的肛门中灌进去。

因为她肚皮的缝口内侧有一层菜叶,所以酱料不会从缝口处流出来,因为阴道被我打了一个结,小穴也不会流出酱料。填好酱料之后,她腹腔的压力可以高一些,虽然酱料不能代替血液进行回圈,不过至少能让她失血的速度减慢,让她在烤熟之前保持清醒。在拔出酱料泵的瞬间,我在她的肛门里插进一根粗粗的胡萝蔔,堵住漏出来的酱料。

我在她的身体上刷上一层酱料,刷好正面之后,我命令她翻身,虽然她翻身的时候很痛苦,不过她还是有力气翻身的。刷好背面的酱料,我又撒上一层香料,最后让她翻了一个身,在她的正面撒上香料。我用铁丝把她的两只膝盖固定在脖上,再把手腕、脚腕和大腿捆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她塞进狭小的烤箱中。几个学生把她台进烤盘,再连同烤盘台进烤箱中。在关上烤箱门之前,我让她不要闭眼,这样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她的眼皮,判断她什幺时候死掉的。我接通电源,我们隔着烤箱的玻璃门,看到她的身体和烤箱的内部一起发出红色的光。我们看到她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但是她全身都被捆住了,她顶多只能扭动头部、手部、脚部。最后她没有力气扭动身体了,但是她的眼睛还在眨动,我们看到她眨眼的速度变慢,最后她的眼皮停下了,她的两只眼睛半睁着,她在被烤了整整十分钟之后,她死掉了,我敢说那十分钟是她生命中最漫长的十分钟。距离整个身体烤好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设定好烤箱的计时器,就去化学教室上课了。

我对大家说,「今天我们要做两个简单的小实验。为了让实验更具冲击力,我想在一位同学身上做这个实验。有人愿意做实验品吗?」

剩下的九个学生互相看了看,有一个瘦小的学生站了出来,「老师,我愿意!」
「很好,请把衣服脱掉。」

我让她脱光衣服,让她趴在桌子上。我用注射器给她的肛门里注满热水,注过几管之后,她开始求饶。

「老师,够了,我的肚子快裂开了,不要再灌了。」

其实根本没有她说的那幺夸张,我继续给她的肛门灌水,直到她的肚子微微隆起为止。我给她的肛门塞上肛门塞,用强力胶把塞子粘牢。我给她几块碳酸钙,让她吃下去。我告诉她,这个是治疗胃痛的,没有毒。之后我给她的嘴上装上口枷,把一个木塞塞进她的食道,再用长长的木棍往里面捅,桶的时候免不了要伤到气管,因为食道被突然塞入异物,她开始剧烈咳嗽。我又连着塞了两个塞子,三个木塞把她的食道塞得严严的,因为她总是咳嗽,塞进这些塞子很费事。因为塞子塞得比较深,不会影响气管的呼吸。我把她的口枷取下来,问她感觉怎幺样。
她使劲地咳嗽了好一阵子,才能回答我的问题。她说,「老师,我的嗓子疼、肚子疼。

我问,「还有呢?」

她接着说,「我觉得胃胀,您不是说,您给我吃的是治胃痛的吗?我的胃好痛,肚子比刚才更痛了。」

我给学生们讲解,「这是一个简单的小实验。我刚才给她吃的是碳酸钙,人在胃酸分泌旺盛的时候,碳酸钙可以降低胃酸,减缓胃痛。但是碳酸钙会和胃酸形成氯化钙和二氧化碳,在胃中膨胀,有胃溃疡的病人会加重病情。我现在用塞子把她的食道塞住,胃里的二氧化碳排不出来,胃自然会疼了。现在是中午,正是人胃酸分泌最旺的时候,现在她的胃还会不断分泌胃酸,她胃里剩余的碳酸钙还会继续产生二氧化碳,二氧化碳还会进入她的肠道。」

他问我,「我的肚子会继续疼下去吗?」

我说,「会越来越痛。」

她被我的话吓了一跳,「怎幺还要更疼?」

有学生问,「老师,您为什幺要给她的肚子里灌水?」

我回答,「为了让实验效果更明显。你们仔细看,她的肚子马上就要变得像孕妇那样大了。」

这个学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由于她的胃还在不停分泌胃酸,她的肚子由微微隆起变成高高隆起,用手拍在上面,还可以听到嗵嗵嗵的声音,就像敲鼓一样。她大张着嘴,想把食道里的塞子吐出来,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想一想我塞进去时费了多大事儿,你就能明白。又过了一会儿,她胃里的二氧化碳气体源源不断地进入她的肠道,她的肚子已经比孕妇的肚子还大了。不但肚子大得像孕妇,她的叫声也像快要临盆的孕妇一样。

他问我,「老师,您打算这样让我活活痛死吗?求求您,换个其他方法处死我吧,我受不了了。」

实际上,她没有刚刚被送进烤箱的那个女孩痛苦,但是那个烤箱里的女孩知道自己什幺时候可以解脱,而这个假孕妇不知道自己还要受多长时间的罪。
我对她说,「别急,你配合我做完两个实验,你就解脱了。」

我让她躺在桌子上,把我的肉棒插进她的阴道。

她立刻大叫,「好疼!!怎幺会这幺疼!!原来失去处女是这幺疼的!!」
让她大叫的不是破瓜的疼痛,而是因为她的肚皮涨得紧紧的,随便按一下她的肚子,或者像我这样,往她的肚子里插点什幺东西,都会让她有肚子被剖开般的疼痛。但是因为她的肚子里都是热水和二氧化碳,在她的肠道的挤压下,她的阴道如同尿道般的紧。我慢慢插了一分多种,才把整根肉棒插进去。之后我就好好地享受了一下这个紧得不得了的小穴。射过之后,我让她跪在一个玻璃做的箱子里。她跪下的时候,腿部压迫肚子,让她的肚子更疼了。我在她的面前摆上一个烧杯,倒进一些稀盐酸,再倒上漂白粉,最后关好玻璃箱子的盖子。这个玻璃箱子是密封的,整个箱子成了一个小型的毒气室,漂白粉和盐酸发生反应,释放出氯气,这个女孩就在我们面前晕了过去,被氯气毒死了。之后我们把教室的窗户都打开,在打开玻璃箱子的盖子,我们所有的人迅速撤离了教室。

我们又回到家政教室,烤箱正好把女孩烤好。学生们把女孩抬到桌子上,解开帮着她的铁丝,让她的腿稍微伸直一些,因为她的腿是被绑着烤熟的,不可能伸得太直。她的脸没有被高温破坏,我们从她的脸上没有看到一点痛苦,她的嘴角好像还在微笑,她的脸即让人觉得可爱,又让人产生食欲。她的处女膜也被完好地烤熟了,学生们应该感谢我,因为我压制住自己的性欲,她们才能吃到非常少见的处女肉。然后大家布置餐具、有人摆好调料。我和剩下的八个女学生,围绕着桌子上的女孩,你一刀我一刀,切着女孩身上的肉,然后蘸着各种调料吃掉。
女孩们以前似乎吃过其他女孩子的肉,她们面对被烤熟的同班同学,仍然可以毫不犹豫地把她吃掉。因为这里的女生们已经不必再在意自己的体重了,可以放心地吃。不过我的胃要为晚餐留些位置,所以我只挑了一些我爱吃的部分吃掉。
我们把吃剩下的肉,连同骨头和不能吃的手掌、脚掌、脑袋,一起扔进一个大的垃圾袋中。学生们回到最初上课的教室,教室里只有十二张桌子、椅子,我让学生把桌椅搬到走廊。现在教室里只有一张讲台和一个罚站的学生。这个学生身上挂着八个水桶,她已经站了三个小时了,她的腿在发抖。但是因为脖子被绳子勒着,她只能直直地站着。学生们坐在教室的地板上,我开始讲课。「日本武士在自杀谢罪时都会切腹,这个大家都知道。不过你们之间谁亲眼见过真正的切腹?」

学生们都在摇头,我接着说,「那幺就借这个机会,请一位同学为大家表演切腹。谁愿意给大家演示一下?」

又有一个学生举手了,我把她叫过来。

我说,「切腹的时候应该身着庄重一些的服装,我们今天就不准备服装了,用全裸代替。」

那个学生听到这里,就把衣服脱光,坐在教室的前面。我给她一条绳子,在她的正前方摆上一口小刀。

「为了保持仪态,女性切腹前要绑住双腿。」

她结果绳子,把腿绑好,这样即使死后,阴部也不会露出来了,至少从前面是看不到的。然后她举起小刀,刀尖对着自己的肚子。

我接着说,「切腹的过程的确很痛苦,但是切腹时是不能发出一点声音的,否则就是失礼。切腹的过程是这样的。首先,把刀子插进自己服部的左侧,道刃向右。」

说完,我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让她按照我说的去做。她看了一眼刀刃的方向,就一刀次入自己的肚子,她真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我继续讲解,「然后把刀划向肚子的右侧把肚子割开,再用刀向上切一点,让肠子能流出来。」

女孩也照做了。她用手中的刀子在肚皮上画出一条长长的红线,然后她的刀网上一提,她的肠子就都流出来了。整个过程中,她没有出声,只是有些气喘吁吁。

「如果是一个人切腹,就要让自己的血自然流光。如果是在众人面前切腹,就要让『介错』斩下自己的首级。哪位愿意来当介错?」

似乎没有人愿意,而已经切腹的女孩子,还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等待着有人能站出来,砍掉自己的脑袋。我用手指了指一个浑身发抖的女学生,我记得在家政课上,她也站得很远,她似乎很怕血。我让她过来,给她的手里塞了一把武士刀,让她来当介错。我最后说,「按照传统,切腹的人在被斩下首级之后,没有头的身体不能向后倒,也不能向两侧倒,这样都算切腹失败。正确的姿势要向前倒。」

我让介错站在切腹的女孩的后面,催促她挥刀。她大叫一声,把刀挥了出去。
但是她挥刀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那一刀深深砍进切腹女孩的胳膊上,而切腹的女孩忍住疼痛,依然没有出声。介错立刻大声道歉,她的脸因为紧张,已经变成白色的了。介错挥出第二刀,仍然是闭着眼睛砍的,这一刀又砍伤了切腹女孩的耳朵,她的耳朵差点被砍掉。介错把刀丢下,跑出了教室,没办法,只好由我来当介错了。我很轻松地砍掉了切腹女孩的脑袋,女孩的身体完美地向前倒去。

我捧起女孩的头,让她看着自己的无头身体。「你看,你的身体是向前倒的,你做得很好哟。」

女孩的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笑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我把她的头摆在讲台上,然后打发人去找那个跑掉的女学生,让她去更衣室去换泳衣。

这堂课是游泳课,课程很轻松,就是和一群(只剩下7个了)穿泳装的女学生一起游泳。今天一直看着脱光了的女孩和切碎了的女孩,偶尔看看穿泳装的女孩,觉得别有风味。

大家游累了,就做在泳池旁休息,我看大家的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开始说,「各位,要不要和老师玩一个小游戏?」

「老师,什幺游戏?」有人问。

我说,「把你们锁在泳池底,让你们给我口交,比赛谁活的时间最长。」
学生问,「赢的人有奖励吗?」

我回答,「可以被我奸尸。」

我的话说完了,好像大家都没什幺兴趣,不过还是有三个学生愿意参赛。我把泳裤脱掉,露出肉棒。参赛的三个学生的脖子上带着带锁链的项圈,锁链锁在泳池底部的三个铁环上。她们嘴里叼着通气管,所以不会被淹死。一个学生在岸上计时。计时的学生一喊「开始」,我立刻拔掉一个女生嘴里的通气管,把肉棒塞进她的嘴里,让她给我口交。有两个学生按住她的手腕,检测她的脉搏,判断她是什幺是都死掉的。第一个学生的运气不错,虽然她的口交技术不错,但是在她被淹死之前,我都没有射精。检测脉搏的一个女生说,她摸不到水里的女孩的脉搏了,另一个也觉得她死掉了,便让计时的学生停止计时。「5分17秒!」
岸上的女生大声把成绩喊了出来。学生们把这个死掉的学生的项圈解开,把她拖到岸上,在她的额头上用笔写上「5:17」之后,我们开始下一论比赛。第二个女生比较可怜,她在给我口交的时候,我射精了。精液的一部分射进了她的气管里,她开始咳嗽,她把肺里的空气都咳出来了,结果她只坚持了3分43秒,就被淹死了。她也被拖上岸,额头上被写上「3:43」。第三个女生真是太厉害了。她在水下给我口交的时候,因为太舒服,我射了一次,这次也应该有些精液射进了她的气管,但是她坚持没有咳嗽。她的手挣脱开检测她脉搏的两个女孩,双手抱住我的腰,给我做深喉口交,她在水下让我射了第二次。最后,她的成绩是9分11秒。

三具女尸并排摆在地上,中间的尸体是冠军的尸体。按照约定,我要和冠军做。我从下麵扒开她的泳衣,然后把肉棒塞进她的处女小穴。因为是尸体,没有女孩子破瓜时的紧张,她的阴道很好插入,但是她不能用腰部配合我的抽插动作,这有点无聊。我抽插冠军的时候,两只手去玩弄另两具尸体的处女小穴。我的手指摸着她们的阴唇,小心地摸着她们的处女膜。玩了一阵之后,我的手指桶破那层膜,用两根手指玩弄她们的小穴,然后是三根、四根,最后把手掌插了进去。
我一边玩弄身边的两个小穴,一边抽插正前方的一个小穴,还是挺舒服的。只是她们的身体会一直被我往前推,有点让我扫兴,如果是活人的话,就会用腿缠住我的腰了。射过之后,我们一起去更衣室换掉泳装,今天的最后一堂课还是在理科教室上的。

教室和那个玻璃箱子里的毒气都跑光了,箱子里的女孩肚子还是鼓鼓的跪在那里。虽然今天已经剖开两个女孩的肚子了,一个是用来吃的,一个是用作切腹表演的。虽然有些重複,但是为了教学,我还要活剖第三个女孩。在历史课上当「介错」大那个胆小的女孩,自愿被解剖,似乎是想用这种方式对被她砍了两刀的学生道歉。她脱光衣服躺在解剖台上之后,我告诉她麻药用光了,实际上我们根本没准备麻药。我用刀子在她的胃的位置横着切了一刀,然后沿着她的侧面向下切,切到胯骨的位置,再向她的小腹的位置切过去。那个女生双手捂住嘴巴,忍住不愿交出来。另一侧也是这样切开的,切过之后,我把她的肚皮整个掀开来,她的内脏在腹腔的位置,一览无余。我给指着她肚子里的器官,给大家进行讲解。
讲解完了,有学生提问,她想知道男人的阴茎在女人的阴道里抽插是什幺样子的。这个我也很乐意给她们演示,为了让大家看清楚,我先把被剖开肚子的女生的膀胱摘掉。现在从腹腔内部,还是只能看见阴道的一小截,我又继续切开她的小腹,一直切到尿道口的位置,这样才把她的整条阴道亮出来。我把她往台子下麵拽了拽,让她差开双腿。我的肉棒刺破了她的处女膜,插进了她的阴道。我抽插她的时候,她的身体一动不动,但她的阴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抖个不停,这是和尸体做爱所体会不道德感觉。从阴道的外面可以清晰地看到我的肉棒的轮廓,能够看到我的肉棒在她的身体里抽插。我让最后剩下的三个女生轮流把手伸进她的腹腔里,从阴道外面攥住阴道,用手感受我的肉棒在阴道里的活动,她们的手攥住阴道的时候,一个普通的女孩,立刻变成了名器。射过之后,我剖开了她的阴道、子宫,让学生们看被射进身体里的精液是什幺样子。

之后的解剖比较残忍,为了怕这个女生忍不住痛苦而乱动,我把她的手脚绑在台子周围的把手上。我把她胸腔前的皮肉全部切下来,然后用钳子夹断她的肋骨,让她的胸腔里的肺叶和心脏都露出来。因为胸腔被打开了,没有了负压,她的肺叶不能呼吸。肺部不能呼吸,即使再痛苦,这个女生也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的心脏在两片肺叶中间跳动着,因为紧张的关系,她的心脏调得很快。我们就这样在旁边看这她,让她在不能呼吸的痛苦中待了三份多钟。因为缺氧,她的脸变成了紫色。

之后我给她做了一下人工呼吸,我笑着对大家说,「她又能多受一点苦了。」
又过了两分钟,我想再给她做一次人工呼吸,但是她紧闭这嘴巴,不肯让我做,大概是想快点死掉吧。我让大家退后,我快速切断她心脏上的血管,她的血立刻喷了出来。我把切下来的心脏放到一个託盘中,那颗心脏还顽强地跳动着,但是此时,这可心脏的主人已经死掉了。我们的眼睛盯着这颗心脏,这颗少女的心脏就像是害羞了一样,跳了几十下之后,就不肯再跳了。

我把女孩的尸体连同切下来的心脏扔进一个大垃圾袋中,再脱掉身上的白大褂。我让两个女生把这个垃圾袋搬到楼下的焚化炉那里,让另一个去收拾家政教室的垃圾袋,我一个人把被毒死的女孩的尸体抱到焚化炉那里。焚化炉大概有一米半宽、一米半高、两米深,炉子的上方有一根烟囱。在正前方,离地面一米的位置上,有一个小门。这个炉子最特别的地方是,炉子整个是由耐高温的玻璃做成的,从炉子的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熊熊火焰从炉子底部隔着金属网格中喷出。
我把手中的尸体的头部塞进炉子里,再把她往里推,我们隔着炉子的外壳看着尸体被烈火烧焦。我再把另外两个垃圾袋塞进炉子里,关上炉门,我让三个女学生去把泳池旁边的尸体拖过来,我自己回到了教室。

我对着那个罚站的学生,我看见她的胸部、阴唇,都被挂在她身上的四个小水桶拉长了。我让她把水桶放下,她一开始没有反应,我再重複了一遍我的话,她才认命地松开双手。两个水桶落了下来,水桶上的绳子拽着阴部挂着的两个小水桶,把她阴唇上的铁环给拽了下来。水桶继续下落,又拽下她乳头上的铁环,血从她被撕开的阴唇和乳头上往外冒。现在她的双手可以活动了,她用僵硬的手指慢慢地解着脖子上的绳子,绳子解开了之后,她疲劳的腿一下子软了下来,她摊倒在地上。我把切腹的女孩装进垃圾袋,扔给罚站的学生两块抹布。我让她擦乾净教室里的血迹,擦乾之后,把切腹女孩的头带到焚化炉这里。我把切腹女孩烧掉之后,三个我派出去的女孩把三具全裸的尸体拖过来,女孩的泳装已经被三个女生脱下来收好。我们又把三具完整的尸体扔进炉子,炉子都快被填满了。我跑到音乐教室,抱起那个拉小提琴的女孩,她的尸体已经僵硬了。我看了一下周围没人,我偷偷亲了一下她的脸。最后一具尸体也进了炉子,那个罚站的女孩提着切腹女孩的头跑了过来。我指了指炉子,她把人头扔了进去。我又指了指炉子,她没明白什幺意思,最后我告诉她,让她自己钻进去。经过一天的折磨,她似乎对人世没什幺留恋了,她身出一只脚,踏进炉门,稳稳地踩在刚刚扔进去的尸体上。她的脚立刻被火包围,她忍住疼痛,用手扶住炉子上的扶手,把另一条腿也深了进去。普通的炉子是没有扶手的,而这个炉子比较特殊。火焰烧着她的腿,也烤着她的阴部,火焰折磨这她的下半身。她鼓起最后的勇气,双手使劲推了一下炉门的边框,自己的身体猛地倒向炉子的内侧。我们看着她在炉子中的火焰里痛苦地翻滚,之后她就不动了,估计死于呼吸道灼伤。

我告诉剩下的三个学僧,可以放学了,但是她们不肯走。

有一个学生问我,「老师,您今天夺走了多少女孩子的贞洁?」

我数了一下,大概六个。她们接着说,「我们也想把自己的贞洁献给老师。」
我骂道,「别瞎想了,我们学校的校规很严,你们知道失去处女会有什幺后果。」

几个学生说,「我们不在乎。即使事后立刻被老师杀掉也无所谓。」

我问她们,「你们真的不后悔吗?」

她们点点头。我把她们带到卫生室,那里有两张单人床,我们把两张床拼成一张大床。三个人跳上床之后,我在床上脱这三个女生的衣服,一边脱衣服一边和她们亲吻。我脱下她们的胸罩,抚摸她们的乳房,咬她们的乳头,几个女生慢慢进入了状态。她们自己脱掉内裤,我随便抱过来一个女生,给她破处。我抽插了几下之后,再给另外两个破处。之后我在这个女孩的身体里抽插几十下,再换一个抽插几十下,我插她们的小穴,也插她们的菊花。小穴闲着的女孩们,有时会趴在我的背上,用她们的胸部摩擦我的后背,偶尔会伸出舌头,舔我的脚、舔我的后背、舔我的肛门。我抽插一个女孩的小穴,抱住另两个,和她们接吻,双手抠弄她们的小穴。一个抽插够了,我把她扔到一边,换一个女孩继续抽插。每次射过之后,我都让她们舔我的肉棒,把它舔硬,继续再战。

我们把稍微正常点的方法都试过了,我说我想试试拳交。我躺下来,让一个女孩坐在我的肉棒上,晃动腰部。我的两只手像上深着,让另外两个女孩的小穴对准我的手,慢慢坐下。我看到我的双手慢慢没入两个女孩的小穴,已经有四根手指插进去了,我让她们上下运动几下,缓解一下疼痛。之后我让她们继续往下坐,她们抚摸着自己的阴唇,希望小穴能变得松一点。她们把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我的手上,终于把我的整个手掌都吞了进去。我的手指在她们的肚子里玩弄她们的子宫口,玩弄一阵之后,我的手指慢慢伸进了她们的子宫内部,我用指甲抓她们的子宫壁。我把手退出来,握成拳头,再让她们坐下来,她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我的拳头吞进去,这样可以让她们稍微体会一下生孩子的感受。最后我让这两个下身被充分扩张的女孩躺在地上,我坐在床边。我把脚指头伸进她们的小穴,这已经不费劲了。我让她们用手,把我的脚往里塞。我的两只脚在她们的阴道里搅动,她们用手抱住我的脚后跟,让我在折磨她们的时候,脚不会从小穴里滑出去。她们在这样残酷的折磨下,竟然还高潮了几次。

我们玩了两个多小时,我已经记不清我射了多少次了,我们几个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我拿三个女孩的身体当被子,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了。
我的肚子有点饿了,我想吃掉那个胸部最大的女孩,她很乐意地答应了,我们几个光着身子,又来到家政教室。我拿出一口比较大的平底锅,锅里倒上油,把油烧热。油烧热了之后,我让那个女孩把自己的胸部放进锅里。她弯下腰,仔细地调整姿势,油锅里的热气烘烤着她的胸口。她的腰继续往下弯,她的乳房已经沾到又过了,乳房发出了滋滋的声音。我让她把胸部的表面用油煎好,我在另一个灶台上煮了一锅放好调料的清汤,等汤锅开锅了,她的胸部的表皮也煎好了。我让她弯下腰,把胸部放在锅里熬。她就这样弯着腰,煮着自己的胸部,我用刀从她的胳膊上切了几条肉,用水把肉上的血洗乾净,把肉放在刚才煎她的乳房的油锅里煎。

平平底锅里的肉煎好了,我把肉装盘,独自一个人吃了起来。盘子里的肉吃光了之后,女孩的胸部也煮熟了。她把汤盛到汤盆中,把自己的胸部的前端切下来,装在另一个盘子里。我喝了一口汤,虽然这汤是用少女的胸部煮的,但汤里还是有一股鲜奶的清香。我又尝了一口盘子里的乳房,切下来的乳房只是煮熟的最前面的那个部分,但是足够我吃的了。吃饱之后,我把三个女孩带到焚化炉前面。炉子里的尸体已经烧成一块块的碎块了。我让那个没有胸部的女孩钻进去,她经过两轮高温的洗礼,她已经不怎幺怕疼了。她勇敢地钻进炉子中,烈火将它吞噬,只过了片刻,她就被烧死了。

现在我身边有两个学生,我让一个学生把头探进炉子里,我要在她被烧的时候插她的小穴。虽然很变态,不过她最后还是同意了。她弯下腰,我从后面插入她的身体,然后我从后面抱着她,一口气儿把她的头塞进炉子。她的上半身不停地在炉子里挣扎,腰部不停地扭动,但是她扭动的腰部却让我的肉棒更舒服了。
我抽插了几十下,突然有了奸尸的感觉,我确定她死掉了。之后我把她的腿塞进炉子里。我盯着最后一个学生,她知道,我也会用很变态的方法弄死她。我让她楼主我的脖子,我抱起她的腰,我让她把两条腿伸进炉子里,她照办了。她的脚踩在前两个女孩的尸体上,火苗烧灼着她的腿和阴部。她用力推我,想让自己的身体钻进炉子里,但是让她不要动,就用这个姿势给我口交。她的腿被火烧伤,已经不能支撑自己的身体了,她只能用手抱住我的腰,才能保持身体平衡。她用这个姿势给我口交,我就用这个姿势抽插她的喉咙,慢慢把她的身体往炉子里面顶。我把精液射进她的喉咙里,把肉棒拔了出来。她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问我还要她做什幺,我说什幺都不需要了,她可以走了。也许是半个身体被火烧,但是又死不了的滋味太难受了。她笑了一下,很开心地钻进了炉子,她甚至还帮我关上了炉子的门。我回到卫生室,穿好自己的衣服,当我走出学校校门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我沿着马路走了几十米,走到学校景区的出口,公园的经理已经在那里等候很久了。

经理问,「您觉得今天的专案怎幺样?」

我说,「很好,今天的专案让人玩得很尽兴。不过我不想多聊了。今天我玩得太累了,我想回家睡一觉。」今天我大概玩了超过12个小时。经理笑笑说,「好的,我请司机松您会家。您能玩得尽兴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经理让我坐上一辆黑色的轿车,经理就做在我的旁边。在车上,经理递给我一本制作精美的册子,和上次一样,册子里是我今天杀掉的12个女学生的生活照、清凉照、裸照,有她们的姓名、年龄、出生日期、母亲的姓名,照例还有写给夺取她们生命和贞洁的男人的留言,附上了12个人的身份证和学生证。我仔细看着这些学生证,我问经理,「这些学生证都是真的吗?」

经理很生气,说道,「当然是真的了,我们在这方面是很认真诚实的。」
我立刻道歉,「对不起,我只是看到这些演员都是真正的同班同学时,有些吃惊。我不知道她们是以什幺样的心情吃掉自己的同学的。」

经理附和着说,「是啊,现在的女孩子,让她们吃掉自己熟悉的人,比被人吃掉还要让人难以接受。我们安排这个吃同学的情节是因为,如果老师留在教室里吃烤好的女学生,其他学生到食堂吃饭,那幺这个场景就太怪了。」

说罢,经理又递给我一台笔记型电脑,电脑上正在播放一段影像。画面中,一个女孩正在拉着小提琴,那正是今天为我拉小提琴的那个女孩。之后,又出现了她在一个男人面前脱掉衣服,被那个男人侵犯的镜头,而那个男人就是我自己。
我问经理,「这是怎幺回事?」

经理解释说,「只是一个小惊喜。这个女孩真的很出色,我们猜您可能会很喜欢她,于是我们就在教室里布置好录音设备,再让学生们用摄像机把关于这个女孩的镜头都拍了下来。」

我问,「我怎幺没看见她们拍摄?」

经理笑笑说,「当时您的心思都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怎幺会注意其他的学生呢?当时有三个学生拍下了整个场景,她们就把拍好的录影藏在音乐教室的桌子下麵.在您去家政教室上课的时候,我们的工作人员就把摄像机取了回来,制作成蓝光光碟。」

我盯着笔记本的画面,这张光碟的画面可以在三台摄像机的镜头间进行切换,光碟收录的视频从小提琴的声音想起,到女孩脱衣服,再到我虐杀女孩的场景,最后是我为她摆好姿势的影像。实话实说,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孩,这张光碟的确是一份惊喜。

【完】

[本帖最后由kionowatashi于编辑]

统计代码